1. 中國市場神話破滅?在華外企謹慎調整增長預期    2. 阿里尋求將香港作為主要上市地,降低監管風險    3. IMF:全球經濟或面臨50年來最疲弱一年    4. 恆大134億存款質押調查:CEO等多名高管被要求辭職    5. 滴滴超80億元罰單背後,中國政府釋放何種信號    6. 全球經濟遭受多重衝擊,加劇滯脹擔憂    7. 中國二季度GDP增長0.4%,創疫情以來最低增速    8. 中國樓市轉冷,刺激措施能否重新喚起購房熱情?    9. 中國電動車電池供應鏈亮起強迫勞動紅燈    10. 通膨走向頑固,數百萬美國人面臨經濟「懸崖」    11. 中美之間建設性溝通的難度正在加大    12. 拜登考慮削減對華關稅,以緩解通貨膨脹    13. 商界集體沉默中,一位公開批評清零的中國企業家    14. 標普500指數進入熊市,全球經濟形勢引發嚴重擔憂    15. 世界銀行警告全球增長放緩,中國經濟增速將大幅下降    16. 北京放鬆疫情限制,恢復堂食    17. 拜登政府將暫停對太陽能行業徵收新關稅    18. 謝麗爾·桑德伯格的「向前一步」對女性意味著什麼?    19. 美國將與台灣就加強貿易和技術聯繫展開對話    20. 美國重回超級計算機排名榜首,中國未提交測試結果   
  公開資訊觀測站 | 證券櫃檯買賣中心 | 興櫃即時行情      

EMail:
密碼:
認證碼:
記住EMail
忘記密碼
免費加入會員
 
 
line
 
 
長紅未上市股票資訊網 > 最新消息  
 
 

國際品牌的新疆棉困境:如何權衡商業利益和道德聲譽


2019年夏天,巴塔哥尼亞的一位高管接到了一通電話,是一家在中國工作、有良好信譽的審計機構打來的。前往新疆地區一些棉花農場的旅行計劃被取消了。很快,其他障礙也出現了。來自該地區供應商的信息開始越來越少。
戶外服裝製造商巴塔哥尼亞是一家私有企業,該公司高管、負責監督供應鏈的馬特·德懷爾說:「我們遇到了一種保密升級。」媒體報導詳細描述了新疆維吾爾人受到的廣泛鎮壓和強迫勞動,他花了一年的時間試圖弄清楚發生了什麼。
「當你剝開洋蔥時,很快就會散發出刺鼻的味道,」德懷爾說。到2020年7月,巴塔哥尼亞決定結束與中國合作夥伴長達20年的關係,並開始經營與其他國家的新棉農、軋棉廠和紡紗廠的關係。
在詳細記錄新疆系統性虐待行為的警方文件遭駭客竊取曝光後,中國對維吾爾人的鎮壓本週成為關注焦點。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米歇爾·巴切萊特也正在訪問該地區,行程面臨嚴重限制。她的行動被限制在中國官員所說的防止新冠病毒傳播的「閉環泡泡」內,使評估維吾爾人受迫害狀況的希望完全破滅,美國也因此稱這次訪問是個錯誤。
據中國官方媒體報導,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本週告訴巴切萊特,在人權問題上,他的國家不需要對別國頤指氣使的「教師爺」。
不能進入新疆也使得像巴塔哥尼亞這樣的全球服裝品牌幾乎無法查清他們的中國供應商是否使用了強迫勞動。
他們的審計公司最多只能通過影片參觀工廠。在最壞的情況下,當地監察人員受到騷擾,他們的辦公室被中國警方搜查和關閉。
全球服裝行業廣泛使用新疆的棉花。根據Oritain——該公司進行司法科學檢測以確定原材料來源——的一項調查,截至去年秋天,美國商店貨架上16%的棉質衣服含有來自新疆的纖維。但即將在美國生效的法規將允許海關官員扣押任何在新疆製造的貨物,除非公司能夠證明其供應鏈沒有涉及強迫勞動。
被稱為《維吾爾強迫勞動預防法》的新規定,再加上各個公司無法確定其供應鏈中發生的情況,正在破壞服裝行業數十年來在中國的擴張。
「由於強迫勞動危機的嚴重性和維吾爾地區更廣泛的人權危機,那個時代即將結束,」工人權利聯盟執行董事史考特·諾瓦說,他是領導「結束維吾爾地區強迫勞動聯盟」委員會的成員。「中國政府全面加強威權主義,正在使日常事務變得越來越不可行。」
對於國際品牌來說,評估離開新疆的利弊是一件複雜的事情。留下來可能會招致來自西方的巨大的聲譽風險和法律成本,但如果品牌離開,它們在中國將面臨巨大的商業損失。當棉花和運輸成本都在飆升且競爭加劇時,尋找新合作夥伴也面臨挑戰。
為新疆問題發聲會激怒民族主義的中國消費者,導致他們呼籲抵制和指責該公司與西方政府串通一氣試圖壓制中國。對於H&M和耐吉等公司,這種憤怒已經轉化為總計數億美元的銷售額損失。
品牌通常熱衷於展示他們針對強迫勞動採取的行動,但談到新疆,許多品牌完全避開了這個話題。一些人擔心,發聲可能會危及他們在中國的其他業務,並促使官員推遲他們的貨物運出。工人權利聯盟的諾瓦說,一些品牌已經向他做出了離開中國的非正式承諾,但條件是對此信息保密。
過去,Reformation等知名時尚品牌曾就勞工問題發表過言論,但拒絕就本文發表評論。
巴塔哥尼亞願意分享將其棉花供應鏈移出中國的經驗,部分原因在於其企業形象植根於活動主義。它的高管們已經判定,他們在中國的規模相對較小,值得冒這個險。
「我們面臨一個與商業決策直接衝突的道德決策,」德懷爾說。為了獲得有關2019年新疆強迫勞動報告的更多信息,巴塔哥尼亞聯繫了其中國供應商、農民和紡紗廠未果,此後,它聘請研究公司調查其合作夥伴的會計和財務文件。公司很快發現,獲取詳細信息將非常困難。
「歸根結底,是的,我們相信這些事情正在發生,」德懷爾說。「我們認為為了賺錢而留在那裡是不值得的。」
在1990年代中期決定使用有機棉後,巴塔哥尼亞於20年前在新疆建立了合作夥伴關係。在2020年與中國供應商斷絕關係時,巴塔哥尼亞不得不逐步淘汰一些已經上市十多年的產品,因為這些產品的面料難以複製。
巴塔哥尼亞現在已經轉向秘魯的棉農,但許多人仍處於種植有機棉的過渡階段。因此,巴塔哥尼亞不得不更改產品標籤,註明它們是用「轉換棉」(cotton-in-conversion)製成的。
大約在巴塔哥尼亞向中國供應商提出問題的時候,另一個私營服裝品牌Eileen Fisher開始審視自己在中國的業務,這些業務主要與絲綢製造有關。該公司是十年前承諾從供應鏈中排除烏茲別克斯坦棉花的數十家公司之一。Eileen Fisher面料研發設計師印加·阿普特表示,這種經歷為其應對新疆提供了「輔助輪」。
阿普特說,雖然Eileen Fisher沒有在新疆生產服裝,也沒有從該地區採購面料或紗線,但該公司不知道其使用的任何棉纖維是否會追溯到新疆。
「兩年的大流行和不斷惡化的政治局勢使我們無法全面審查當地正在發生的事情,」阿普特說。
公司對於如何處理進行了討論。
「就是說,也許這個農場獲得了認證,但我們沒有辦法獨立審計,人們被恐嚇,審計員不想再做實地工作了,這些真的無法克服,」阿普特在回顧討論時說。
她說,到2021年,Eileen Fisher已經把新疆棉從供應鏈中完全移除了。
總部位於緬因州的私人戶外用品零售商L.L. Bean在一份聲明中表示,該公司已於2020年停止從新疆的紡織廠採購,並於2021年初「完全退出了棉花的生產過程」。
「我們對我們的盡職調查過程充滿信心,完全可以說我們的產品沒有使用中國棉或使用強迫勞動,」該公司說。
與大型零售商相比,規模較小的私營企業離開中國的決定更為乾脆,而前者在中國培育出了一個利潤豐厚的消費市場。對於H&M這樣的快時尚公司,以及同樣遭到抵制的巴寶莉等奢侈品牌來說,這個決定等於是二選一:選中國還是選世界其他地方。
「對於一家大公司來說,這非常困難,」維護勞工權益協會的主席麥可·波斯納說。該協會是一個非營利機構,曾與蘋果等公司合作,調查供應商工廠的工人條件。
他還說,「可以說『我們在努力』,它們確實在努力,但距離棉花完全來自其他地方還差得遠。」
許多較大的公司將其產品的生產外包給利豐等公司,這是一家總部位於香港的公司,它將沃爾瑪和拉夫勞倫等零售商與中國的製造商聯繫起來。
利豐沒有回應置評請求,但該公司執行長彭焜耀近日接受日本媒體集團《日經亞洲》的採訪,被問及利豐是否與新疆的工廠合作時,彭焜耀沒有回應這個問題。
他告訴日經,新疆問題已經政治化了,而利豐對政治不感興趣。「我們不會採取某種立場,」他說。


[未上市股票投資達人] 本週未上市股票推薦比賽<未上市達人>出爐: 第一名 北極熊 未上市股票:采鈺科技 漲幅: 89.31% , 第二名 陳 未上市股票:太電 漲幅: 72.22% , 第三名 小晟 未上市股票:永美科技 漲幅: 54.90% , 第四名 阿尼 未上市股票:台塑生醫 漲幅: 45.64% , 第五名 Ron 未上市股票:穩晟材料 漲幅: 41.31% ,
提醒公告:
本公司最近發現有人以假造、冒用長紅資訊網名義成立群組、招攬投資或以分析師名義提供飆股,
進行詐騙行為,若有接獲相關訊息,請投資人務必多加小心為要,
如有疑問請洽本公司0225223000諮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