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中國樓市轉冷,刺激措施能否重新喚起購房熱情?    2. 中國電動車電池供應鏈亮起強迫勞動紅燈    3. 通膨走向頑固,數百萬美國人面臨經濟「懸崖」    4. 中美之間建設性溝通的難度正在加大    5. 拜登考慮削減對華關稅,以緩解通貨膨脹    6. 商界集體沉默中,一位公開批評清零的中國企業家    7. 標普500指數進入熊市,全球經濟形勢引發嚴重擔憂    8. 世界銀行警告全球增長放緩,中國經濟增速將大幅下降    9. 北京放鬆疫情限制,恢復堂食    10. 拜登政府將暫停對太陽能行業徵收新關稅    11. 謝麗爾·桑德伯格的「向前一步」對女性意味著什麼?    12. 美國將與台灣就加強貿易和技術聯繫展開對話    13. 美國重回超級計算機排名榜首,中國未提交測試結果    14. 國際品牌的新疆棉困境:如何權衡商業利益和道德聲譽    15. 「最後一代」和「潤學」:中國年輕人的絕望與幻滅    16. 愛彼迎將關閉中國境內業務    17. 白宮內部就對華關稅意見分歧,凸顯拜登貿易政策難題    18. 中國社媒強制披露用戶IP,海外地址成眾矢之的    19. 美國司法部指控賭場大亨代表中國遊說川普    20. 全球陷「糧荒」危機,中國小麥若減產恐進一步推高食品價格   
  公開資訊觀測站 | 證券櫃檯買賣中心 | 興櫃即時行情      

EMail:
密碼:
認證碼:
記住EMail
忘記密碼
免費加入會員
 
 
line
 
 
長紅未上市股票資訊網 > 最新消息  
 
 

城市停擺後,失去工作的數百萬中國人


在被封了一個多月後,曾家林終於可以回到他以前工作的那家上海汽車配件廠了。他在感染新冠病毒後康復,即將獲許離開隔離設施。因為隔離他失去了多日工資,如今正急於彌補損失。
但就在他本該從隔離設施出來的週二,那家擁擠的方艙醫院有人再次檢測出陽性。48歲的曾先生被要求再隔離14天。
「我有三個小孩,讀大學、初二、小學,所以壓力也大,」他從隔離設施接受電話採訪時說。他每天200元的工資大部分用來養活他們。「加上欠了30萬銀行貸款,很著急。」
隨著中國與其最嚴重的一輪新冠疫情作鬥爭,政府清除病毒感染的堅定決心已讓數百萬人無法工作。一座接一座的城市採取的嚴格封控措施,迫使工廠和企業停擺,時間有時長達數週,甚至包括位於中國一些最重要經濟中心的工廠和企業。
有兩個群體受到的打擊尤其嚴重,一個是在製造和建築等行業工作的約2.8億名農民工,另一個是應屆大學畢業生。預計今年將有創紀錄的1100萬名大學生畢業。
中國抗疫運動的影響已波及世界各地的經濟,擾亂了全球供應鏈,抑制了進口。但就業問題也許尤其讓中國領導人擔憂,長期以來,中國領導人的大部分政治權威建立在他們對經濟繁榮的承諾上。由於封控妨礙了人們支付房租和購買食物的能力,許多人對當局的清零政策越來越感到厭煩。不滿情緒有時已爆發為罕見的公開抗議。
中國的二號領導人李克強最近宣布,政府將採取非常措施,對失業的農民工發放生活補助,為僱傭年輕人的企業提供補貼。
「新一輪疫情對就業造成了相當大的衝擊,」李克強4月27日說。「我們必須盡一切可能促進就業,尤其是針對大學畢業生等重點群體。」
外界很難判斷就業問題的嚴重程度。官方數據顯示,政府的主要指標——城鎮調查失業率3月份比2月份僅提高了0.3個百分點,儘管封控措施已讓深圳和上海這兩個經濟引擎癱瘓。
但官方的失業數字被普遍認為遭到低估。官方失業率沒有把許多農民工包括進來,而且只把那些能夠在兩週內開始工作的人算作失業者。這就排除了長期處於封控狀態下的人,或越來越多推遲找工作的年輕人。
政府出台的就業扶持措施表明,問題比官員們透露的要嚴重,曾任摩根士丹利亞洲區主席,現任耶魯大學傑克遜全球事務研究所高級研究員的斯蒂芬·羅奇說。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之前,中國政府也曾提高了向農民工發放的失業補助。
「國務院的聲明本身就是一個暗示,表明勞動力市場的這個臨時工部分有出現某種更大情況的可能,」羅奇說。「這很可能是中國自2008-09年以來面臨的最大挑戰。」
雖然農民工是中國經濟的支柱,但他們一直勉強維持著不穩定的生計。工資微薄,幾乎沒有勞動保護或福利,而且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中,他們的情況變得更糟了。
農民工通常住在公司的宿舍或簡陋的臨時住所。據中國的新聞報導和社群媒體帖子,工廠停工後,許多人付不起房租,或被困在單位。有些人睡在立交橋下或住在電話亭裡。
上海封城開始時,來自安徽、21歲的楊繼偉在一家餐館當服務員。他和另外四個人住在一起,住的地方沒有廚房,所以他們無法把政府提供的有限幾包蔬菜和肉食做熟。他一直在吃泡麵,而泡麵的存貨已越來越少。
「起來吃飯,吃了就躺床上睡覺,」楊先生說。「除了能吃上飯啥也想不了。」
快遞員是仍被允許繼續工作的少數工種之一,他們不得不在放棄收入與冒下不能回住處的風險之間做出選擇。有些人選擇了修建隔離設施或在隔離設施打工的高風險崗位,結果自己卻感染了病毒。
上海官員已承認,無家可歸者的人數封控期間有所增加。地方當局和中央政府都已承諾提供支持,但仍有許多問題。
李克強宣布擴大失業補貼時,並沒有具體說明政府將提供多少錢。(中國官方通訊社新華社報導稱,政府今年為失業補貼提供了約617億元的撥款。)也沒有說明工人們將如何拿到補貼。雖然中國有失業保險,但許多農民工不符合參保條件或不知道如何申請。
汽車配件廠工人曾先生說,他不知道李克強說的話,也從未聽說過失業保險。他希望解除隔離後能找到工作,但他知道,他也許不得不回到貴州老家。
「看公司那邊能不能開工。開工的話就先去公司做。」他說。「不行的話就沒辦法嘛。」
儘管如此,中國政府不太可能遇到任何大的政治風險,香港維權組織中國勞工通訊的研究員艾丹·周說。農民工的痛苦雖然嚴重,但可能將隨著個別城市封控措施的緩解而減輕。政府還承諾投資基礎設施項目,這將提供更多的建築工作崗位。農民工一般沒有多少政治權力,如果他們抱怨的話,地方官員能讓他們噤聲。
更棘手的可能是白領就業問題。在一定程度上,上海封城遭到抵制是因為那裡住著大批受過高等教育的居民,即使在中國高度控制的環境中,他們也更習慣於發表意見。3月下旬,一個中產階級社區的居民曾聚集在戶外抗議並高呼,「我們要吃飯!我們要上班!」
尤其令人擔憂的是中國不斷壯大的大學畢業生隊伍。多年來,政策制定者們一直在擔心如何確保為他們提供足夠的就業機會。但今年的就業缺口尤為嚴重。
在中小企業受到封控打擊的同時,政府也在著手對曾是年輕人非常嚮往的科技、房地產和教育等行業進行廣泛的監管打擊。這些行業已經在經歷大規模裁員。
據北京人民大學和智聯招聘發布的一份報告,今年第一季度,每名應屆畢業生只有0.71個工作機會,這是自2019年有數據以來最低的。
「對一個總是最關心社會穩定的國家來說,讓年輕人剛畢業就面臨就業上的重重困難,恰恰不是這個制度所希望看到的,」耶魯大學的羅奇說。
李克強上個月承諾為大學畢業生提供幫助,包括幫助他們創業,對向他們提供實習機會的公司給予補貼。
就連實習的機會也難以獲得。為了增加本學期找到實習機會的可能性,上海一名職業學院的學生徐一星(音)表示願意無償工作,但仍被他最想去的地方拒絕了。一家製藥公司最終聘用了他,但上海封控後,他被告知公司不支持線上實習。
徐先生讀的是計算機應用和廣告專業,他說,他並不太擔心就業競爭。他更擔心的是疫情。
「疫情就是看天了,」他說。「努力沒有用。」


[未上市股票投資達人] 本週未上市股票推薦比賽<未上市達人>出爐: 第一名 北極熊 未上市股票:采鈺科技 漲幅: 89.31% , 第二名 陳 未上市股票:太電 漲幅: 74.60% , 第三名 Ron 未上市股票:聯穎光電 漲幅: 66.85% , 第四名 Ron 未上市股票:穩晟材料 漲幅: 54.98% , 第五名 小晟 未上市股票:永美科技 漲幅: 54.9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