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美聯儲黃皮書稱經濟微幅至溫和擴張    2. 美聯儲再度買入國債,但絕不是在搞量化寬鬆    3. 美國9月份零售額意外下滑    4. 澳洲9月失業率降至5.2%,緩解了再度降息的壓力    5. IMF敦促主要經濟體準備好應對下一輪衰退的財政政策    6. 美中兩國接近新冷戰邊緣    7. 美聯儲明年料放慢短期國債購買步伐    8. 韓國央行今年第二次降息,旨在刺激增長    9. 2019年全球經濟增長率或創自金融危機以來最低水平    10. 中國9月份全社會用電量增速連續第二個月回升    11. 中國外匯占款連降14個月    12. 中國1-9月對外直接投資同比增速回升至3.8%    13. 中國9月份PPI同比降1.2%,連降3月且降幅進一步擴大    14. 澳洲央行保留進一步降息可能性,但稱房價飆升令人擔憂    15. 中國9月CPI同比升3%,創近六年高點    16. 中國9月份新增貸款創半年新高    17. 豬肉價格飆升推動中國9月通脹率逼近六年高點    18. 新加坡第三季度經濟增速不及預期,但未陷入衰退    19. 貿易不確定陰雲仍籠罩全球增長前景    20. 本周全球經濟大事預告:中國將公布三季度GDP   
  公開資訊觀測站 | 證券櫃檯買賣中心 | 興櫃即時行情      

EMail:
密碼:
認證碼:
記住EMail
忘記密碼
免費加入會員
 
 
line
 
 
長紅未上市股票資訊網 > 最新消息  
 
 

歐洲國家為何難斷負利率之癮?




在德國和瑞士等經濟狀況健康且沒有必要實施負利率的國家,公眾的不滿情緒正在增加,而實施了負利率的國家也沒有見到多少好處。一些企業不能盈利卻仍勉強支撐,而更高效的企業卻被分走了資源,導致生產率下降。由於無法加息,當下一輪經濟衰退降臨時,歐洲國家央行幾乎沒有可能利用傳統降息工具來抵擋。

歐洲的經濟焦慮和移民等問題構成了本周末歐洲議會選舉的大背景。預計極右翼政黨將奪取中間黨派的席位。外界正密切關注選舉結果以尋找歐洲內部不團結的跡象。

對於在柏林從事營銷工作的42歲的Nick Altmueller來說,負利率並沒有給他這樣的普通消費者帶來預想中的好處。Altmueller說:“我沒有花更多的錢,存款也沒有增長。”他表示,自己只是在把錢倒來倒去。他將大約5萬歐元(合5.58萬美元)的存款分散在總部位於慕尼黑和保加利亞的多個手機銀行裡,只為了多賺零點幾個百分點的收益。他說,這對他來說已經變成了常態。

低利率正在產生適得其反的結果:一些銀行報告說,存款大戶要求將他們的實體現金存入保險庫中,這樣就可以避免以電子存款形式存入銀行可能產生的負利率,但這樣做並不能給經濟帶來什麼貢獻。一些歐洲人的養老金與債券相關聯,由於債券收益率下滑,這些人正把更多資金存起來以確保獲得穩定的退休收入。

在瑞士,一些人用現金購置房地產,引發了過度建設的擔憂。瑞士銀行家協會(Swiss Bankers Association)首席經濟學家Martin Hess稱,持有現金的成本其實比建造一座空房子要更高。

經濟學家直到最近還預計歐洲央行將在今年把利率上調至接近於零的水平。但歐洲央行卻轉變策略,嘗試通過低息銀行貸款提供新的刺激,這表明要改變負利率局面有多麼困難。歐洲央行正考慮在必要時採取措施抵消負利率對銀行的不利影響,這意味着歐洲央行認為負利率還將持續下去。

諮詢公司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預計,歐洲央行的存款利率到2021年底將維持在-0.4%,瑞士央行明年將把基準利率從-0.75%下調至-1%。凱投宏觀還預計,丹麥央行明年將把基準利率下調至-1%。丹麥央行是2012年首批引入負利率的央行之一。相比之下,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簡稱:美聯儲)的超額準備金利率為2.35%。

央行官員之所以無法放棄負利率,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這可能進一步抑制經濟。歐盟委員會預計今年歐元區GDP將增長1.2%,低於六個月前給出的1.9%的預期,並且只有美國經濟預期增速的一半。德國經濟的復甦在去年年底陷入停滯,今年第一季度略有改善。

即便利率水平較低,企業仍對支出持謹慎態度。瑞士化學品巨頭Clariant AG (CLZNY)首席財務長Patrick Jany稱,廉價資金讓一些投資項目看上去很美,實際上並非如此。他表示:“面對廉價資金時要把持住自己,這對任何公司都很重要。”

包括瑞士央行在內,一些央行對特定數量的存款免於實施負利率,這等於設置了一道門檻,一旦存款超出這道門檻銀行就要支付“罰款”,而銀行會把“罰款”轉嫁給一些大客戶。

Jany說,為了避免這種情況,他的公司把錢存在了更多的銀行。最近,當Clariant對一筆債券進行再融資時,該公司在贖回舊債券的前幾天就收到了新資金。該公司與銀行協商,把這筆錢在銀行免費存放了幾天。

對於沒有工作的人來說,低息貸款幾乎毫無用處。意大利、西班牙和希臘的失業率達到兩位數,法國失業率接近9%。歐元區25歲以下人口的失業率為16%,這對主要消費人口的財務狀況造成損害。

與此同時,整個歐洲的通脹率下降,遠低於央行認為最優的2%。當價格下降導致消費者和企業推遲支出時,低通脹將會損害經濟,因為如果他們推遲開支,商品價格就會下跌。

這裏描述一下負利率的運作原理。商業銀行通過存款和其他短期資產持有大量資金,除了運營所需和拆解給其他銀行的資金外,其餘一些資金將被存入央行賬戶。通常,央行會為商業銀行存入的資金支付利息,或是免費持有這些存款。

但在負利率政策下,央行會對金融機構存入的現金收取費用。這些銀行將承擔其中一部分,並通過向大客戶收取存款費用來轉嫁一部分。同時,銀行還將以降低借款利率的形式將負利率政策的好處傳遞出去。

瑞士小型銀行Alternative Bank Schweiz AG從2016年開始向客戶收取存款費用,存款金額在10萬瑞士法郎及以下的利率為-0.125%;10萬瑞士法郎以上的利率為-0.75%。去年該行將支票賬戶和儲蓄賬戶的門檻分別下調至5萬瑞士法郎和7.5萬瑞士法郎。規模較大的銀行則保護了個人儲戶,但面向退休基金和對沖基金等大型客戶的存款利率為負。

Alternative Bank首席執行長Martin Rohner說,銀行和經濟體正意識到負利率已成為新常態,越來越多的銀行客戶開始明白,這是生活中需要面對的一個事實。

歐洲的負利率產生了一些積極作用,例如推低了匯率,讓一國的商品和服務變得相對便宜,從而增強了這些商品和服務在國際市場的吸引力。像德國和瑞士這種出口導向型經濟體都從中受益。目前瑞士法郎依然堅挺,但經濟學家認為,假如沒有負利率,瑞郎會更加強勢。

另一個好處是,負利率(加上央行通過購買債券向經濟體注入的資金)正在推低整個歐洲地區的國債收益率,阻止了意大利和其他一些脆弱的歐元區成員國被高負債壓垮,同時降低了企業的借款成本。

歐洲央行估計,這些政策將使2016年至2020年歐元區經通脹因素調整後的GDP多增約兩個百分點。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Mario Draghi)今年3月份表示,負利率是加強和促進復甦、實現物價穩定、實現央行目標的有力工具。

位於德國科隆附近的刀具及切割系統公司Dienes Group的董事總經理Bernd Supe-Dienes獲得了利率低於2%的20年期定息抵押貸款,為一家子公司建工廠提供了資金。這在一定程度上得益於歐洲央行的超寬鬆政策。

不過,負利率未能實現一個重要目標,那就是持久地促進支出,提振歐洲各地的增長和通脹。

一大原因在於,保險公司和退休基金等大型投資機構在投資時可以承擔的風險有限。為了遵守監管要求,這些投資機構無法在不擴大資金撥備的情況下以當前利率增加借款規模,並大舉投資於基建和債務產品等可以刺激資本支出、創造就業並提振經濟增長的投資工具。

蘇黎世保險集團(Zurich Insurance Group AG)首席財務長George Quinn稱,這是一種矛盾。他說,監管機構幾年前就問過他,要怎麼做才能讓蘇黎世保險集團這樣的機構從持有政府債券這種較為傳統的投資方式,轉向買入更多風險較高的資產?他說,問題是監管規定要麼不允許公司投資高風險資產,要麼會讓公司在投資高風險資產時承擔太高的成本。

負利率也未能實現另一個重大目標:抑制儲蓄。

在Alternative Bank,儘管利率為負,但去年存款人數量增加,存款總額增加了2%至13億瑞士法郎(約合13億美元)。該公司首席執行長Rohner稱,負利率短期內給汽車和公寓購買帶來提振,但一旦購買完成,人們的消費往往又會回到穩定狀態。

住在柏林的Altmueller看到他的預期退休金多年來沒有變化,於是在兩年前開始向一個私人退休基金每月定投75歐元。他說:“我開始認真考慮投資股市了,這似乎是唯一能獲得一點回報的地方。”

大型機構和個人正在尋找有創意的方法來存放現金並避免負利率。就在不久前,包括瑞銀集團(UBS Group AG, UBS)在內的一些銀行還能收到大型機構投資者和富有的私人客戶從賬戶中提取現金的要求,他們想把現金轉換成紙幣並存放在銀行保險庫中,以避免受到負利率的影響。如果金額非常大,這通常不可行,但如果金額較小則沒問題。以實物紙幣形式存放的現金限制了負利率的功效。

今年4月份,瑞士央行行長喬丹(Thomas Jordan)在該行年度會議上提到了他收到的兩封信,並藉此描述了負利率帶來的兩難困境。

其中一封信來自瑞士西北部一位家族企業的老闆,他難以和貨幣貶值國家的企業競爭,後來只能歇業。對於這樣的企業,由負利率引起的瑞郎貶值就是一件好事,因為有助於它們與其他國家的企業競爭。

另一封信抱怨說,負利率意味着退休金提繳部分持續多年上升。喬丹稱,魚與熊掌不可兼得。他表示,更高的利率和更疲軟的瑞郎不能同時並存。

2015年以來,瑞士的商業銀行已向瑞士央行支付超過70億瑞郎(70億美元)的存款費用,儘管瑞士央行已經免除了負利率造成的大量費用。歐元區銀行每年向歐元區的央行支付約70億歐元(78億美元)。

這種局面不太可能很快改變。喬丹說,他認為終有一日利率將重返正值,但現在還不知道具體什麼時候。


[未上市股票投資達人] 本週未上市股票推薦比賽<未上市達人>出爐: 第一名 無相 未上市股票:康全電訊 漲幅: 85.33% , 第二名 Ray chen 未上市股票:力智電子 漲幅: 82.22% , 第三名 家棟 未上市股票:寶德能源 漲幅: 82.11% , 第四名 陳 未上市股票:太電 漲幅: 69.23% , 第五名 黃SIR 未上市股票:大銀微系統 漲幅: 57.6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