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ontent, please wait..
           
 

1. 美擬對與中國政府有關聯的駭客提出刑事指控    2. 中國評論人士:華為事件預示西方“鐵幕”即將降臨    3. 中國警告加拿大:如不釋放孟晚舟必將造成嚴重後果    4. 美國堅持對華強硬立場 美中休戰細節浮出水面    5. 華為靠矽谷崛起,但可能毀於華盛頓之手    6. 華為跌倒誰受益?    7. 孟晚舟被捕體現美國執行制裁的決心    8. 波音退出中國資助的Global IP衛星項目    9. 華為高管被捕加劇美中對抗    10. 華為為何如此重要?    11. 美國將矛頭對準華為,與中國展開更激烈對抗    12. 滙豐控股監督人向檢方舉報華為可疑交易    13. 遭加拿大逮捕的孟晚舟被視作華為明日之星    14. 加拿大當局應美國要求逮捕華為CFO孟晚舟    15. 特朗普任命對華強硬派萊特希澤負責美中貿易談判    16. 中國首次承認90天的中美貿易談判期限    17. 中國如何巧取波音絕密衛星技術?    18. 道指暴跌近800點,因貿易和經濟擔憂重燃    19. 特朗普團隊擬在90天談判中採取強硬立場    20. 中國在全球商用電動汽車市場獨領風騷   
  公開資訊觀測站 | 證券櫃檯買賣中心 | 興櫃即時行情      

EMail:
密碼:
認證碼:
記住EMail
忘記密碼
免費加入會員
 
 
line
 
 
長紅未上市股票資訊網 > 最新消息  
 
 

特朗普在G20峰會前接受《華爾街日報》專訪實錄


11月26日,美國總統特朗普(Trump)接受了《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記者戴博(Bob Davis)的電話採訪。他談論了中美貿易關係,包括當前美國對2,500億美元中國進口產品加征關稅,以及他威脅的可能還要對餘下中國進口產品加征關稅的問題。以下是採訪實錄,僅做了輕微編輯。本文省略了少量不供發表的採訪內容,此外有些內容會在《華爾街日報》今後的其他文章中發表。 特朗普:嗨,戴博。你好嗎? 戴博:很好,很好。謝謝。非常感謝你的回電。十分感激。 特朗普:當然。沒什麼。要談什麼呢? 戴博:是這樣,你知道,我們正做一些關於中國的報道。過去一年我基本都在忙這個。 首先,我要聲明我在錄音,以免記錯談話內容之類的。你不介意吧? 特朗普:哦,當然。請講吧。 戴博:好的。我首先要問的是,對中國採取強硬態度可以說是你的競選承諾之一。兩年來你也一直是這麼做的。 特朗普:是的,不止中國,還有其他國家,因為我們—— 戴博:嗯,嗯,是的。 特朗普:一直以來,世界上許多國家都在占我們的便宜,不只是中國。歐盟對美國就是場災難。你知道,墨西哥和加拿大對美國非常非常刻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是史上最糟的貿易協議之一。 戴博:沒錯。但這次的報道,我們主要聚焦於中國。 特朗普:好,我只是說不僅僅是中國,其他國家也一樣。不過沒關係,我明白。你接着說,戴博。 戴博:好的。所以你和中國談了兩年了,在這兩年裡,你有哪些收穫?在這場貿易大戰中,在你同中國主席習近平及其他中國政府官員就這些問題的談判中,你主要有哪些收穫? 特朗普:我們和中國一直走在一條糟糕至極的單行道上,每年至少有3,750億美元的貿易逆差,而且持續了很長時間。美國基本上是用在貿易上損失的錢幫助重建了中國。大約一年前,我決定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我很尊敬習主席。你可能聽說了,我們關係很不錯。一周前我們還通過電話。我們馬上要會面了。到時看看會發生什麼吧。 戴博:你覺得達成協議的可能性如何? 特朗普:世界貿易組織(WTO)是一切的源頭,它是一場災難。一場災難。我之前說北美自貿協定是史上最糟的貿易協議,而現在我要說WTO有過之而無不及。一直是這樣,你看看中國,中國的崛起正是從加入WTO那一天開始的。這是個一邊倒的協議。他們被當作,你知道,一個成長中的國家,一個,怎麼說的?你們怎麼說的? 戴博:發展中國家。發展中。 特朗普:發展中。發展中國家。而且永遠不摘掉這個帽子。現在還是發展中。這太離譜了。世貿組織對美國一點也不公平,他們必須改變運作方式。他們必須做出改變。 戴博:但是—— 特朗普:中國就是在那一刻崛起的。就是在那一刻。你可以看到他們多年來發展毫無波瀾,但自從加入世貿組織,他們像火箭船一樣飛升—— 戴博:這次的20國集團(G20)峰會上,中國的首要目標就是讓你推遲或暫停即將在1月1日施行的(對中國一些進口產品的稅率從10%提高到)25%的關稅。你願意這麼做嗎? 特朗普:我認為不太可能。 戴博:為什麼呢? 特朗普:如果美國人允許中國占我們的便宜,那中國人何樂不為呢?不管是奧巴馬還是之前的總統,他們都坐着不管的。 你知道,我們之間甚至沒有協議——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們和中國連協議都沒有。他們可以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戴博:是的,這不就是問題所在嗎,對吧?問題就是你到底能不能與中國達成協議。你覺得有這個可能嗎? 特朗普:不不不不。我的意思是他們一直在為所欲為,人們一直聽之任之。而沒有—— 戴博:哦,不,我——嗯,嗯。 特朗普:而沒有出手阻止。 戴博:是,我明白。但還是要問,現在你是總統,你有能力出手了,現在該你上了。所以我的意思是,你—— 特朗普:所以我要說的是,我對目前的狀況非常滿意。我們只動用了我們手中籌碼的一小部分,只要我想,還有另外2,670億美元(的進口產品)可以用起來,然後我還能提高利率。現在我們有大量的錢在湧入,湧入—— 戴博:你說利率,是說關稅吧,而非銀行利率? 特朗普:不好意思,關稅,25%的關稅—— 戴博:好的。明白。 特朗普:其他籌碼還沒出呢。 戴博:是。 特朗普:現在大筆大筆的錢在湧入美國國庫,1月1日以後還會有更多。現在的情況就是這樣,如果我們達不成協議,我會根據實際情況對那2,670億美元的產品徵收10-25%的關稅。 戴博:包括iPhone、筆記本電腦等消費者非常敏感的東西嗎? 特朗普:也許吧。也許。取決於關稅的高低。我的意思是,我可以把它定到10%,人們可以輕鬆承受。如果你看了最近的民調,大部分衝擊都是由中國承受的。你看到了。 戴博:對,對。我的意思是,你知道—— 特朗普:關稅的部分。 戴博:這取決於,比如誰—— 特朗普:你看,我恰好很懂關稅。 戴博:是。 特朗普:我恰好很懂關稅,因為我是個聰明人,對吧?我們被他們佔了大便宜,他們到美國來竊取我們的財富。而我出了措施後,鋼鐵行業已經在一年內重建了起來。我們重新擁有了一個富有活力的鋼鐵行業,不久它會變得非常有活力。你知道,他們正在全國興建工廠,因為我對傾銷的鋼鐵徵收了25%的關稅。 戴博:對。但面對現在的關稅,以及即將於1月1日加征的關稅,你覺得美國企業應該如何應對,你有什麼建議嗎?你談到了將對餘下的進口產品徵收10%的關稅—— 特朗普:嗯,我的建議是他們把工廠建在美國,在這裏生產商品。此外還有很多其他選擇。但你看,儘管我們提高了關稅,通貨膨脹並沒有加劇,所有這些小的——你聽到的所有事情,戴博——其實都是錯誤的。我們收穫了數十億美元。我們創造了大量就業機會。比如在鋼鐵行業,我們幾乎丟掉了這個行業,而現在,你知道,我們正在創造成千上萬個崗位。我們將擁有自己的鋼鐵業,這是個非常重要的行業。你不會希望,你知道的,你不會希望(比如說)從中國購買鋼鐵。但是—— 戴博:既然你為美國企業給出了建議,那麼請問,對於希望與你達成協議的中國人,你有什麼建議嗎? 特朗普:敲定一項公平協議。唯一真正能讓我接受的協議,很顯然,我們必須在竊取知識產權方面有所作為,對吧。除此之外,中國必須開放自己的國家,接受美國的競爭。至於其他國家,他們自己看着辦。我在意的是美國。他們必須向美國開放。否則,我不認為我們會達成協議。如果達不成協議,我們將幾十億幾十億地徵收關稅。 戴博:好。 特朗普:至於之後會發生什麼,戴博,現在我們從中國購買的許多東西今後都會在美國生產。 白宮發言人莎拉·桑德斯(Sarah Sanders):嗨,戴博。我是莎拉。訪問必須到此結束了。 特朗普:繼續,戴博。 戴博:好。那我就再問一個問題。 特朗普:她總是在中途打斷我。 戴博:(笑。)我能看出來你喜歡談論這些事。 特朗普:沒錯。我永遠不嫌煩。 戴博:關於通用汽車關閉工廠、解僱員工一事,你願意發表評論嗎? 特朗普:當然。我認為通用應該停止在中國製造汽車,改在本地製造。我認為通用汽車在犯一個大錯。我認為他們忘了自己從哪兒來了。 戴博:嗯。你計劃做些什麼嗎?有什麼能做的嗎? 特朗普:嗯,這隻是俄亥俄州的一家工廠。但我愛俄亥俄州。而且我告訴他們說他們找錯了人了。他們的民主党參議員,布朗(Brown)參議員沒有很好地代表俄亥俄州,因為他沒有傳達出當地的看法。但我們會聯合起來,告訴通用汽車我們的看法。他們最好快點在當地開一家新工廠。你知道,他們說他們不是關閉工廠,而是重新安置。我說,那是因為他們的科魯茲汽車不好賣,對吧?他們出了一款叫雪佛蘭科魯茲(Chevy Cruze)的車,賣得不好。所以我說了:既然如此,就在當地生產一款賣得好的車,快點讓工廠重新開張。 戴博:你剛才說“你說”,你跟他們談過這件事了嗎?跟誰談的? 特朗普:昨晚我跟通用汽車的頭兒瑪麗·博拉(Mary Barra)通了話。我說:我聽說你們要關閉工廠。我希望不會關太久,瑪麗,否則你們就有麻煩了。 戴博:嗯。好。她怎麼回應的呢? 特朗普:她大概就是說我們在做一些嘗試,你知道的,在重新配置資源。你懂的,對吧? 戴博:能,能。 特朗普:所以她告訴我,那款車賣不動。我就說,你們該造一款更好賣的車。 戴博:嗯嗯。而且—— 特朗普:這與關稅無關,你知道。這與—— 戴博:是是。我知道。只是——我們沒機會—— 特朗普:你知道,很多時候有些人喜歡把問題怪罪於關稅。他們自己做得一塌糊塗。然後說這都是關稅的錯,你知道的,因為他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所以他們才一塌糊塗。他們會說:讓我們怪罪關稅吧。幹嘛不呢?(笑) 戴博:是,是。 特朗普:不管怎樣。這與關稅無關。 戴博:我能再問一個問題嗎? 特朗普:請講吧。 戴博:我想問的是,你說過你認為傑伊·鮑威爾(Jay Powell,美聯儲主席)傾向於低利率。你怎麼會得出這樣的印象?我的意思是,你應該能想到—— 特朗普:好吧,讓我們來看看傑伊·鮑威爾到底怎麼回事。目前為止,我可以告訴你——我之前說過,我會再說一遍:我認為現在美聯儲的問題比中國的問題嚴重得多。我認為他們現在做的事是錯的。我不喜歡他們現在的做法。我不喜歡這(每加一次息就耗費掉預算)500億美元。我不喜歡他們在利率上的做法。他們完全沒有彈性。我在進行貿易談判,在達成很好的貿易協議,而美聯儲毫無幫助。而中國,你知道的,他們完全能隨機應變。 甚至歐盟,我們正在對付歐盟,要尋求一個公平的協議,他們幾乎與中國一樣壞,只是規模小一些罷了。我想說,歐盟與中國的唯一區別就是規模。他們對待我們的方式糟透了。他們不要我們的農產品,不要我們的汽車。他們什麼都不要。而我們給了他們那麼多。那麼多年來,他們每年從美國賺走1,510億美元。歐盟的成立就是為了在貿易上侵害美國。 戴博:你準備在G20峰會上會見歐盟委員會主席讓-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嗎?你覺得在那裡會—— 特朗普:也許吧。他清楚我的立場。他會來,你知道,他是來見我的。在我說要對他的汽車徵稅之前,他滿不在乎。而話放出去的第二天,他早上7點左右就等着了。 戴博:嗯。你認為你會推進這項徵稅嗎? 特朗普:如果他們不能和我們達成公平的協議,我會在大約12分鐘內開始徵稅。 戴博:嗯。 特朗普:這取決於能否達成公平的協議。目前為止我們還在商談。目前為止,他們說希望達成協議,但空口無憑。而且我絕不會同意英國的那種協議,相信我。 戴博:你想讓他們做什麼? 特朗普:嗯? 戴博:你希望他們怎麼做?怎麼才算公平的協議? 特朗普:公平的協議,他們必須消除壁壘,他們必須開始停止向美國人徵收巨額稅款,還有他們的標準。比如,他們制定一套標準,然後我們生產一種產品,他們又制定一套與產品不同的標準,更低或更高,總是就是不一樣。這樣一來,我們的產品就不能進入歐盟。他們一直在這麼做,比如在醫療設備方面,對吧?他們必須消除壁壘,必須取消徵稅。另外,坦率地說,他們必須更好地對待我們的公司,他們起訴了我們那麼多公司,捲走了數十億又數十億美元。他們從我們的公司手中搜颳了那些錢。我們的公司應該由我們來起訴。 好了嗎,戴博? 戴博:好了。非常感謝。順便想說一件私事。我想—— 特朗普:戴博,總的來說,我們要與中國達成一項很好的協議。所有方面,包括中國在內,都會非常開心。但我們要達成的協議必須像過去一樣代表美國的利益。 戴博:嗯。 特朗普:像很久很久以前那樣。可能比你能想起的還要久遠。 戴博:我能說那件私事嗎。我來自皇後區。 特朗普:很好。 戴博:我想我的繼母認識你的家人。他們姓拉佐夫(Lazoff),過去和你住得不遠。 特朗普:哦,是的。當然。米德蘭大道。 戴博:所以,好吧,我只是想以這個話題結束。 特朗普:完全沒問題。非常好。她還健在嗎? 戴博:在的,在的。現在差不多85歲了。 特朗普:嗯,我很熟悉這個姓氏。非常友好。很好。現在我知道我會看到一篇好報道了。否則我就要去跟她投訴。 戴博:(笑。) 特朗普:不,我們要為我們的國家好好工作,戴博。這才是我在這裏的目的,對吧? 戴博:好的。非常感謝你花時間接受採訪。十分感激。 特朗普:謝謝,戴博。代我問好。 查看本文的英文版 ➝


[未上市股票投資達人]
  • 本週未上市股票推薦比賽<未上市達人>出爐:
  • 第一名 家棟 未上市股票:寶德能源 漲幅: 89.27%
  • 第二名 無相 未上市股票:康全電訊 漲幅: 85.33%
  • 第三名 Ray chen 未上市股票:力智電子 漲幅: 81.54%
  • 第四名 陳 未上市股票:太電 漲幅: 70.80%
  • 第五名 更 未上市股票:力晶科技 漲幅: 6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