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ontent, please wait..
           
 

1. 美聯儲官員梅斯特爾預計今年利率略微上升 - 华尔街日报    2. 德國2月份經濟預期略微改善    3. 日本1月份貿易逆差創五年新高    4. 老齡化的日本如何扛住了人口挑戰,重振經濟?    5. 德國央行:無跡象顯示德國經濟放緩正在變成一場衰退    6. 澳洲央行對消費支出增長放緩感到擔憂    7. 中國央行:很快會進行首次央行票據互換工具操作    8. 雖退歐相關不安情緒仍存,英國去年年末仍實現就業增長    9. 本周全球經濟大事    10. 一些經濟學家認為無需擔心美國債務問題    11. 美聯儲理事佈雷納德稱縮表進程或於今年結束    12. 美國去年12月零售額降幅創九年來最大    13. 中國1月份PPI同比增速創2016年9月以來新低    14. 貿易摩擦阻礙德國和日本經濟增長    15. 中國1月份CPI同比增速創一年低點    16. 中國1月份人民幣新增貸款和社融規模增量齊創紀錄    17. 中國通脹數據低迷或刺激政策放鬆 - 华尔街日报    18. 美聯儲官員哈克預期今明兩年各加息一次    19. 美國2018年稅收收入減少,新稅法生效後赤字擴大    20. 歐元區去年12月工業產值創九年最大降幅   
  公開資訊觀測站 | 證券櫃檯買賣中心 | 興櫃即時行情      

EMail:
密碼:
認證碼:
記住EMail
忘記密碼
免費加入會員
 
 
line
 
 
長紅未上市股票資訊網 > 最新消息  
 
 

揭秘中美關稅糾葛:習特二人如何將兩國推向貿易戰邊緣?


今年9月21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召集20多名政治局委員緊急開會,此前一天美國對中國軍方的一個研究部門實施了制裁,讓中國政府措手不及。而不久前,美國才剛剛宣布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征關稅。中方一時不知如何回應。 知情人士表示,習近平安排會議太過匆忙,七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有三名因出行在外無法與會。政治局常務委員會是中國的政治權力核心。 聚集在北京市中心中南海紅牆內的中共高層最終得出結論,必須進行有力的反擊。中國取消了即將在華盛頓舉行的貿易談判,暫停了與美國軍方官員的會晤,並召見了美國駐華大使提出嚴正交涉和抗議。 一名中國高級官員回憶說,大環境如此惡劣,對話溝通是沒有意義的。美國總統特朗普(Trump)周一接受採訪時回應道:“我只是希望我們的國家受到公平對待。” 中國和美國正處於爆發新冷戰的邊緣,貿易摩擦壓倒一切。兩國在相互加碼懲罰性關稅壁壘,雙方都押上了各自在全球舞台上的聲譽,汽車、手機和農業等主要行業的未來命運也因此受到牽連。 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HTML5 video.0:00 / 0:00Skip Ad in 15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the audio tag.美中贸易对峙关键时刻前瞻:G20习特会将谈些什么? Click For Sound 本周,美國總統特朗普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預計將在阿根廷舉行的G20峰會上會談,以緩和美中緊張的貿易局勢。對於這次會談,美國和中國期望的議題有何差異?從貿易逆差、關稅到技術轉讓,在哪些問題有可能達成共識?哪些問題的談判將最為艱難?《華爾街日報》記者進行了分析。 儘管中美摩擦已經存在多年,但兩國陷入目前這種境地並非是不可避免的。之所以出現目前的局面,與兩國高層的意圖不無關係,雙方都在精心謀划,而且常常出現誤判。 中國領導人誤認為特朗普首先是商人,其次才是政客,而特朗普之所以能入主白宮,他對貿易問題的重點關注功不可沒。中國領導人錯誤地認為美國財政部長是重要的對話者,而實際上特朗普更願意聽取白宮裡強硬派幕僚的意見。此外,中國領導人也沒有意識到美國和全球對中國在貿易和經濟領域贏者通吃的策略日益加劇的不滿情緒。 而特朗普政府則發現,加緊施壓雖然讓中國領導人疲於應對,但到目前為止,並沒有說服他們改變政策。在鋼鋁關稅等問題上對歐洲、日本和其他盟友發難削弱了特朗普爭取國際支持的能力,同時特朗普政府內部溫和派與強硬派的立場分歧也讓美國難以制定具有連貫性的策略。 目前,習近平與特朗普準備周六在布宜諾斯艾利斯二十國集團(Group of 20, 簡稱G20)領導人峰會上會晤。中美均表示,希望達成一項新的貿易協議。特朗普正敦促中國作出讓步,中國則抗拒美方開出的一些條件。 本篇報道基於對中美政府官員和商界人士的上百次採訪,包括一些參与了內部談判的人士。 5月北京,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中)和商務部長羅斯(右)與中國官員會晤。 圖片來源:NICOLAS ASFOURI/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早在特朗普成為美國總統前,中美經濟關係就已經開始惡化。 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簡稱WTO)之後,中國開始累積巨額對美貿易順差。美國官員抱怨稱,作為回報,中國市場的開放程度還不夠。習近平上台後,北京強化了政府在經濟中扮演的角色,通過來自國有銀行的貸款支持國有企業,同時加大向美國公司施壓迫使其交出技術。 2015年2月份,中國美國商會(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China)調查的近半數西方企業都感覺,與一年前相比在中國的經營環境沒那麼友好了。 中國駐美國大使崔天凱指責美國公司沒有適應中國競爭日趨激烈的市場環境。他說,在中國,輕鬆賺錢的日子可能已經過去了。 在奧巴馬執政末期,美國開始採取更具對抗性的對華策略。奧巴馬在網絡盜竊和中國在南中國海(South China Sea, 中國稱南海)擴大軍事存在的問題上向習近平施壓,並與其他亞洲國家商定了一份貿易協定以遏制中國的地區影響力。 對於美方有關中國向美國企業施加壓力、迫使後者交出技術的說法,中國領導人予以否認,並譴責美國試圖遏制中國的崛起。在習近平“中國夢”的旗幟下,中國政府推出了挑戰美國霸主地位的一系列國內和外交政策,包括國家主導的振興高科技產業計劃和向歐亞大陸及非洲施加經濟影響的“一帶一路”倡議。 “他們聽得非常認真” 中國官員認為已經摸透了特朗普:他是商人加務實派,是可以與之談判的交易撮合人。特朗普家族經營的商業帝國對於家族企業雲集的中國而言並不陌生。一位中國官員今年早些時候表示,特朗普是交易型的人。 特朗普在競選活動中曾猛烈抨擊中國,利用遭受進口重創的製造業的不滿情緒獲取支持。中國領導人對這種競選言論不以為然。 特朗普就職前,他的競選團隊會見了包括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在內的多位中國問題專家。基辛格後來與中國官員進行了溝通。 基辛格在與候任總統交換意見後,告訴中國領導人,所有問題都可以放到桌面上來討論。特朗普政府的官員從那時起就稱,這是美國就許多問題可以磋商向中國發出的一個信號。習近平對基辛格表示,他希望與特朗普舉行單獨會晤,這給晚些時候在特朗普海湖莊園舉行的峰會奠定了基礎。 2016年12月初,中美關係降溫,起因是特朗普與台灣總統蔡英文通了電話,這是近40年來即將就任的美國總統首次與台灣領導人溝通。北京方面認為台灣是中國一個尚未回歸的省份。 在與中方溝通的時候,特朗普團隊將上述通話描述為失誤,稱這是新政府在摸索外交政策的細微之處。再度向基辛格諮詢後,特朗普班底決定不與被中國視為敵人的西藏宗教領袖達賴喇嘛會面。他們還安排了與中國最高級別外交官員楊潔篪的會晤。 ------------------------------------------------------------------------ 相關閱讀: 習特會或攪動全球市場 美前財長保爾森談美中關係:“經濟鐵幕”可能很快到來 特朗普對華強硬政策是如何成形的? 美國允許中國加入WTO是個歷史性錯誤?17年後仍難定論 中美貿易對抗:舊恨如何變新仇? ------------------------------------------------------------------------ 特朗普的前首席戰略顧問班農(Steve Bannon)參加了這次會面,他稱,楊潔篪與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在紐約向特朗普的代表嚴正表示,中國領土完整不容侵犯。 崔天凱回憶說,當時特朗普的人都聽得非常認真。 班農表示,他發現中方在這些會談中“表現得高高在上”。他認為中國給美國造成了生存威脅。 不久之後,班農召集了一个中國策略小組。因擔心中國情報機構正在監視特朗普大廈,該小組沒有用电子方式發送中國報告的草稿。他們贊同新政府應在經濟和安全問題上向中國施壓,同時繼續進行高層接觸。 早期,特朗普的優先事項是在迫使朝鮮放棄核武器的問題上獲得幫助。為了取悅中國,他違反了競選時提出的要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的承諾。 特朗普在一次採訪中表示:“我正在處理朝鮮問題,我不想讓談判變成絆腳石。” 2017年4月,特朗普和習近平在海湖莊園會面。兩位領導人宣布了一項100天計劃的框架,他們表示該計劃能緩解經濟壓力。美國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將是美方談判負責人,當時以支持經濟改革聞名的中國副總理汪洋是中方談判負責人。 美國官員稱,那個夏天,由於擔心在朝鮮問題上失去中國的支持,特朗普推遲宣布對中國貿易行為進行調查。他們表示,最終決定啟動調查時,他並不想單獨點名中國,儘管這次調查的對象主要就是有關中國貿易不當行為的指控。 幕僚們回憶,特朗普曾表示:“我不希望針對中國。別點中國的名了。” 在白宮舉行的宣布這項調查的儀式上,特朗普僅提到了一次中國。 “他們在玩你” 羅斯和汪洋之間磋商的核心內容是美國針對中國廉價鋼鐵充斥全球市場,令美國鋼鐵工人失業的抱怨。一名前特朗普政府官員說,羅斯談判團隊當時堅持的觀點是,要達成交易必須解決鋼鐵問題。 美國官員稱,經過幾個月的談判,北京方面同意減產,以前也這麼承諾過,但這次減產力度更大。中方官員曾考慮提出進一步向海外金融機構開放市場,但後來決定不這樣做,認為已經提得夠多了。 而在華盛頓,羅斯達成的協議引發了強烈不滿,被認為只不過是把以往並未履行的承諾重新包裝了一番。在即將與汪洋等中國官員會面、舉杯慶祝達成協議前,羅斯在橢圓形辦公室與特朗普碰了頭。 提及談判,總統告訴他:“別談了。” 談判戛然而止,羅斯也失去了作為美方最高代表的地位,不過一名政府官員表示,他仍是對華談判團隊的成員。汪洋去年底被提拔到另一個職位。 在特朗普以及他的一些顧問看來,上述破裂的談判證明中國想要把美國拖進沒完沒了但不會產生什麼實質性成果的磋商。對北京方面而言,這凸顯了與新一屆美國政府打交道的難度。中國官員曾向到訪的外國人士打探特朗普能聽得進誰的話。 四個月後,當特朗普前往中國進行國事訪問時,習近平親自陪他和第一夫人梅拉尼婭(Melania)逛了北京的紫禁城。然而,這種魅力攻勢沒能奏效。 2017年11月國事訪問期間,特朗普在習近平的陪同下参觀故宮。 圖片來源:JONATHAN ERNST/REUTERS 特朗普選擇由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向習近平表達美國在貿易方面的不滿。萊特希澤曾為俄亥俄州鋼鐵行業做律師,進口自中國的產品對其客戶造成衝擊,這令他惱火。萊特希澤直言不諱,以致於習近平的一些隨從表示覺得自己受到了冒犯。這些中方人士提到,羅斯坐在會議室外,等待被詢問意見。 中國官員曾希望利用中國領導人與特朗普在人民大會堂的一次會晤對外宣布向外資進一步放開中國的銀行、證券和保險行業。但是美國沒有接受,認為中國這個禮包太小,且來得太晚。 據與會者稱,當時萊特希澤勸告特朗普說:“他們在玩你。” 在特朗普搭乘空軍一號離開北京幾小時後,中國自己宣布將擴大金融業對外開放。北京方面承諾將把外資在合資證券公司中的持股比例上限從49%放寬至51%,並宣布了其他一些開放舉措。 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一家美國證券公司獲批在華進行此類擴張。這給特朗普政府內部貿易強硬派提供了一個證據,他們認為北京方面經常說話不算數。 “給我準備關稅政策” 今年4月初,特朗普威脅將實施他的第一輪大規模對華關稅措施,瞄準價值5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產品。當時,美國財長姆努欽(Steven Mnuchin)與中國副總理劉鶴通電話,安排在北京舉行一場會晤。姆努欽希望美中雙方能夠達成協議,但是特朗普政府內部的強硬派想要採取更強硬的立場。 66歲的中國副總理、經濟學家劉鶴,是中國重要的幕後操盤手之一。 圖片來源:CLEMENS BILAN/EPA-EFE/REX/SHUTTERSTOCK 雖然萊特希澤表示反對,但特朗普還是批准了這次貿易之行。作為一種折衷的辦法,特朗普也讓萊特希澤和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加入了美國代表團。納瓦羅着有《致命中國》(Death by China)一書,並因此受到北京方面的抨擊。 談判第一天,萊特希澤拿出了一份包括八個部分的文件列舉了美國的要求,要求中國在兩年內將目前3,750億美元的貿易順差縮減2,000億美元,取消扶持優待產業的政策和補貼,並承諾若美國加征關稅將不會報復。 代表大型美國企業的行業組織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U.S.-China Business Council)高級副會長歐玉琳(Erin Ennis)稱,這是一個“投降或滅亡”的選擇。 第二天,特朗普團隊內部的分歧公開化。 姆努欽作為美國代表團的負責人安排了一次與劉鶴一對一的會面。納瓦羅在釣魚台國賓館的草坪上質問姆努欽,並指責他奪權。當時不清楚狀況的中方官員站在遠處觀望。 與會者回憶道,當中國官員在隨後的會議中詢問萊特希澤時,他經常回答:“我沒什麼要說的。”這讓雙方代表團中的一些人想知道,他是來談判的,還是來監視姆努欽的。 在美國空軍將談判小組送回國內的飛機上,內部爭吵仍在繼續。此次飛行途中,白宮發表了一份簡要聲明,內容涉及“坦率的討論”以及該小組與特朗普進行商議的必要性。 劉鶴與姆努欽幾周後再度會晤,於5月公開宣布兩國休戰。 美國官員表示,在白宮的會議上,特朗普選擇了另外一條路,他告訴顧問:“給我準備關稅政策。” 6月15日,美國宣布將分兩步對價值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征25%關稅,主要是零部件和工業机械。中國表示將採取規模對等的報復措施,對大豆和其它美國農產品加征關稅。三天後,特朗普指示其助手將更多中國商品列入加征關稅清單。 接下來的幾個月,劉鶴的團隊對包含八個部分的美方文件進行了分析,將美方需求劃分為獨立的142項,中方稱將考慮就其中122項進行磋商。劉鶴遲遲未告知華盛頓中方的清單上有些什麼,或者願就哪些問題進行磋商。 針鋒相對的陣營 接下來,出現了一種模式。先是特朗普威脅對進口自中國的商品加征關稅,然後中方和美方談判人員聚在一起,結果是談判失敗,美國加征關稅(現已覆蓋美國進口自中國的5,000億美元商品中的一半),然後中國實施報復性舉措。中國進口自美國的商品遠遠少於美國進口自中國的商品。 有三個人成為關鍵的幕後人物:中國的劉鶴、美國的萊特希澤和姆努欽。 現年66歲的經濟學家劉鶴是中國的四位副總理之一。他和習近平相識於童年時代。在職業生涯前期,他以改革者的姿態在西方建立了名聲,當時他與美國經濟學家會面,告訴他們來自美國的壓力可以倒逼中國的改革。現在他負責制定中國的經濟政策,不過美方談判人員懷疑他是否有足夠的影響力來實現改變。 萊特希澤迎合了特朗普的親藍領傾向,這一傾向使特朗普認為中國對美國實施了欺詐,應當受到懲罰。在白宮會議上,萊特希澤有時會說,為了報十九世紀中英之間鴉片戰爭之仇,中國向美國出口了芬太尼(fentanyl, 一種強效類鴉片止痛劑)。中國已否認其是該藥品的主要供應國之一。 萊特希澤認為,關稅不但是一個貿易戰工具,還將促使美國產業將投資撤出中國,達到減慢中國技術進步的目的。 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在與中國官員的會晤中說話毫不客氣,以至於中國代表團中的有些人表示感到被冒犯。 圖片來源:KEVIN LAMARQUE/REUTERS 姆努欽的親信稱,他自認為是特朗普政府的首席財務長,在採取行動方面有較大的自由度。這令他非常貼近特朗普作為商人的一面。特朗普常與在中國有業務的企業首席執行長通話,包括黑石集團(Blackstone Group L.P., BX)的蘇世民(Stephen Schwarzman)和永利渡假(Wynn Resorts Ltd., WYNN)創始人Steve Wynn。這兩人都力勸他與中國達成協議。姆努欽曾擔任高盛集團(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的高管。 姆努欽曾向他在高盛時的上司保爾森(Hank Paulson)徵求意見,後者曾在小布什(George W. Bush)執政期間擔任美國財長,與一些中國高層領導人關係密切。美國政府的日程安排情況顯示,截至今年3月31日,保爾森與姆努欽通話或會面11次,但一次也沒與萊特希澤接觸過。美國財政部的一名官員稱,姆努欽在一系列問題上詢問了保爾森的意見,包括財政部在制定對華政策方面所起的作用。 一次又一次,中國官員指望通過姆努欽影響特朗普,但總是萊特希澤的觀點佔據了上風。 “做中美政府之間的橋樑” 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中國已依靠美國企業領袖抵擋來自美國政府的壓力。在1989年的天安門事件後,美國企業高管的遊說幫助限制了對中國的制裁力度,併為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贏得了支持。 現年70歲的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是習近平的顧問之一,他認為自己是西方問題專家。在上世紀90年代,王岐山是國有銀行中國建設銀行(China Construction Bank)的負責人,曾與保爾森打過交道。王岐山對來訪者表示,他愛讀馬克·吐溫(Mark Twain)和傑克·倫敦(Jack London)的小說,也愛看Netflix劇集《紙牌屋》(House of Cards)。 今年早些時候在北京會見美國高管時,王岐山援引了中國古代軍事戰略家孫子的話——“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王岐山告訴他們,與美國對中國的了解相比,中國對美國的了解更深刻,中國願意忍受更多的痛苦,而不是作出讓步。 這可能是個誤判。美國的商業組織對希望美國公司撤離中國的特朗普政府幾乎沒有產生任何影響。這些商業組織曾向白宮表示,關稅措施加大了開展業務的難度。美國已重新協商了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 簡稱Nafta),這在一定程度上是為了讓墨西哥成為另一個投資選擇。 華盛頓三大行業組織——美國商業圓桌會議(Business Roundtable)、美國全國商會(U.S. Chamber of Commerce)和美國全國製造商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of Manufacturers)——幾乎牽頭了華盛頓的每一場自由貿易之爭,它們受夠了技術機密竊取行為,現在呼籲中國改變產業政策。 中國商務部在全國派出人員,詢問在華美國公司的計劃並勸說它們留在中國。北京方面明確表示,即將作出改變,包括削減關稅和放鬆監管等。中方官員強調要放鬆對外國汽車公司的限制,這是習近平4月份作出的承諾。 北京的一位高層決策者表示,所有這些都是中國一直以來打算做的事情,特朗普不過是幫助加快了一點進程。 6月份,習近平召集了來自高盛和凱悅酒店(Hyatt Hotels Corp., H)等外企的20位首席執行長,警告他們可能會受到貿易戰的衝擊。 據知情人士稱,習近平當時對外國企業高管稱,西方有一句話叫“別人打你左臉,你應該把右臉也轉過去讓他打”,但在中國文化里,應該反擊。 6月北京,習近平會見外企首席執行長。 圖片來源:ANDY WONG/EPA-EFE/REX/SHUTTERSTOCK 在會晤結束時,習近平表達了不滿。知情人士稱,習近平表示,中國尊重美國的民主制度,為什麼美國不能尊重中國的制度。 今年8月份,中國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前往華盛頓,與一批美國大企業代表進行了會面。據與會者透露,王受文當時告訴他們,要做中美政府之間的橋樑,而不是楔子。他表示,美國企業可能有不滿和顧慮,但希望不要放大這些問題。 英特爾(Intel Corp., INTC)副總裁Peter Cleveland在會上對王受文表示,英特爾致力於長期在中國提供服務。不過據與會人士稱,Cleveland希望中國能夠應美方的要求做出一些改變,例如減少施壓美國企業向中國合作夥伴轉讓技術。 與會者透露,國際商業機器有限公司(International Business Machines Corporation, IBM, 簡稱IBM)副總裁Chris Padilla對王受文表示,除非貿易戰結束,否則公司不得不考慮到其他市場進行採購。而且採購一旦開始,就很難再回到中國。 IBM和英特爾不予置評。 “我們沒有任何與中國達成協議的壓力。” 在北京,中國政府迎來了一場持久戰。中國經濟不斷放緩,可能會激起民眾對一黨統治的不滿,削弱中國政府與美國的談判地位。 習近平不願按照美國要求作出改變,比如減少對國有企業的補貼、縮減國家主導的產業政策等。他視察了被稱為中國銹帶的東北,呼籲中國更加自立自強。 中國領導人試圖在貿易問題上分裂美國盟友,他們今年在北京與歐盟、法國、德國和日本的領導人舉行了會晤。然而,美國、歐盟和日本領導人一直在會面,看能否針對中國的補貼和技術轉讓形成共同立場,並在WTO就這些問題提出申訴。 8月底美國就計劃對價值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徵收最高25%的關稅徵求意見,這是落實關稅舉措的最後步驟之一。北京方面發話將對等反擊,但做不到金額對等。因為去年中國總計從美國進口了價值1,300億美元的商品,並且依賴於美國的半導體和軟體。 中國領導人再次決定尋求和解。在黑石集團首席執行長蘇世民的鼓勵下,他們要求與姆努欽會面,提議再次派劉鶴前往華盛頓。 作為安排類似會議的外交動作的一部分,中方希望首先接到邀請。在9月份總統辦公室的一次會議上,特朗普向姆努欽口授應該如何寫這封邀請信。 接近9月12日午夜時,《華爾街日報》報道稱美方已經邀請了劉鶴。幾個小時後,中國外交部證實接到邀請。 特朗普的助理說,這篇報道激怒了特朗普,因為看起來是他要求的這次會面,顯得有些軟弱。次日早晨7點15分,特朗普發表推文稱:“《華爾街日報》報道有誤,我們沒有任何與中國達成協議的壓力。” 兩國官員稱,這次會面的計劃開始瓦解。特朗普在與其貿易顧問們開會時表示,他真的不在乎中國官員是否來美國談判。 特朗普在接受採訪時稱,對於達成協議的前景,他與姆努欽意見不一。他說,中國官員還沒有做好達成協議的準備。 不過特朗普接受了姆努欽的一個提議,在年底前將新關稅稅率限制在10%,之後再提高至25%——這是美國對其他已徵稅商品實施的稅率水平。姆努欽認為,這將限制美國零售商在聖誕節前受到的關稅影響,同時設定新的最後期限,從而可能促使雙方舉行新的談判。 9月17日,即劉鶴計劃赴美的一周前,白宮宣布了上述關稅計劃。中國官員對此感到意外,他們曾認為美方會把決定推遲到談判後作出。 9月21日,習近平緊急召開政治局會議並取消了劉鶴的行程。當美國在三天後實施新關稅時,中國相應公布了針對美國商品的新關稅措施。 聚焦布宜諾斯艾利斯 中國領導人想要看看美國中期選舉情況如何。他們覺得,如果美國總統特朗普所在的政黨慘敗,他或許會軟化對中國的立場。然而,共和黨保住了在參議院的多數席位,特朗普宣布獲勝。 在特朗普和習近平準備於周六在布宜諾斯艾利斯會面之際,中美雙方官員正在評估將美國加征關稅實施時間推遲到明年春天的可能性,並啟動關於中國經濟政策的新對話。特朗普已於周一表示,他推遲加征關稅實施時間的可能性極低。 本月,北京方面給美國官員發去了一份關於其或將考慮的經濟政策變化的大綱。中美雙方官員表示,這項提議重申了很多既有的承諾,比如在汽車和金融服務領域取消一些對外國投資的限制。 特朗普的團隊正敦促中方提供更詳細的資訊,並要求其承諾更深入的改革。 為了尋找有關白宮真正意圖的線索,中國官員曾仔細研究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10月的講話,彭斯當時曾指出中國的種種過錯,從濫用經濟權力,到將南中國海(South China Sea, 中國稱南海)軍事化。他們討論了這一講話是否代表着美國旨在遏制中國崛起的總體策略,抑或只是一種談判伎倆,旨在向北京方面進一步施壓。 中方仍不能確定,特朗普與習近平會面時會表現出自己的哪一面,是堅決落實關稅舉措,讓中國大吃一驚的那一面,還是中國領導人自認為了解的他那善於達成交易的那一面。 查看本文的英文版 ➝


[未上市股票投資達人] 本週未上市股票推薦比賽<未上市達人>出爐: 第一名 無相 未上市股票:康全電訊 漲幅: 85.33% , 第二名 家棟 未上市股票:寶德能源 漲幅: 82.11% , 第三名 Ray chen 未上市股票:力智電子 漲幅: 80.20% , 第四名 陳 未上市股票:太電 漲幅: 71.43% , 第五名 更 未上市股票:力晶科技 漲幅: 65.8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