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ontent, please wait..
           
 

1. 外交爭端升級 沙烏地下令拋售加拿大資產    2. 土耳其危機攪動全球市場,埃爾多安呼籲捍衛里拉    3. 為應對貿易戰,中國加大放貸力度提振經濟    4. 中國關稅策略反轉:美國原油不再是報複目標    5. 中國央行出手抑制人民幣迅速貶值    6. 中國威脅將對600億美元美國商品加征關稅    7. 美參議員就中國全球投資計劃施壓特朗普政府    8. 做空中國交易卷土重來 已獲利71億美元    9. 特朗普對華攻勢取得戰果的機會稍縱即逝    10. 美商業圓桌會議建議特朗普給中國列出改革清單    11. FBI稱通用電氣華裔工程師涉嫌竊取動力渦輪機技術    12. 美國考慮將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稅率提高至25%    13. 習近平臂膀王岐山在中美貿易戰中充當傳話人    14. 美國國會通過國防法案,兩黨聯手強硬對華    15. 中國任命庄榮文為網信辦主任    16. 中共中央政治局:下半年要保持經濟平穩健康發展    17. 馬來西亞懷疑“一帶一路”項目資金被用於償還1MDB債務    18. 特朗普顧問敦促提高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擬徵稅率    19. 中國7月官方製造業PMI創五個月新低,進出口指數均低於50    20. 特朗普:願意無條件與伊朗總統會面   
  公開資訊觀測站 | 證券櫃檯買賣中心 | 興櫃即時行情      

EMail:
密碼:
認證碼:
記住EMail
忘記密碼
免費加入會員
 
 
line
 
 
長紅未上市股票資訊網 > 最新消息  
 
 

因一時疏忽導致女兒熱死車中后,這位母親做了件不尋常的事


出事那天下午,卡倫·奧索里奧(Karen Osorio)接到丈夫的電話:他去日托中心接15個月大的女兒,女兒卻不在那裡。卡倫心中頓時警鈴大作。
一種可怕的可能性從她腦海中閃過。她沖向公司的停車場。
“我看到她了,她就在車裡,”卡倫說。她是寶潔公司(Procter & Gamble Co.)的一位高級科學家,一整天都在工作,而她的女兒索菲婭(Sofia)還一直被扣在安全座椅里,並沒被送到日托中心。
“我的孩子死了,我的孩子死了,”卡倫一邊抽泣,一邊對911調度員說。“我把她留在車裡,她死了。”
8月23日,索菲婭·阿韋羅在媽媽的汽車後座上待了9個半小時,被找到時已經死亡。 卡倫幾乎痛不欲生。“我從未懷疑過信仰,直到那一刻,”卡倫說。“你會開始懷疑希望,你會變得非常灰暗。”
卡倫說,日子一天天過去,她感到了一種召喚。她認識到,最好的應對方式就是採取行動,防止類似悲劇發生在其他人身上。
卡倫的丈夫也是寶潔的科學家,兩人決定經過這場家庭悲劇推動兒童安全的事業。5月,她們將發起一項公共意識宣傳,以“把包放後座”(Bag in the Back)為中心標語。卡倫希望通過督促家長和護理人員在汽車後座放一件個人必需品,如背包、錢包、鞋子、手機等,來減少孩子被留在車內死亡的可能(每年有近40起類似悲劇,多數時候都是大人忘了孩子在後座)。
“作為一名遺傳學家,我必須做的、也自認為比較擅長做的一件事,就是鎖定問題,”35歲的卡倫說,她是康奈爾大學的發育與遺傳學博士。“我們希望人們養成一種把包放在後座的習慣,如果有家長忘了孩子在後座,取包時就會反應過來,”她說。
今年秋天,寶潔旗下的幫寶適(Pampers)品牌將開啟一項廣告宣傳,向家長傳達車內中暑的危險。為了預防此類事故,該品牌將通過其醫院網絡,在贈送給新寶媽(涵蓋全美40萬個家庭)的禮品袋中推廣“把包放後座”的做法。
“看着這樣的悲劇一再發生,我痛心不已,”卡倫說。“新聞里常常有這種事,而我們知道這是可以避免的。”
但在卡倫開始為改變他人習慣付出努力之前,她首先得弄清楚那一天她到底經歷了什麼。是什麼造成了她的心不在焉?她沒有缺覺,沒有慌慌張張,也沒有什麼特別的煩惱。“我此生的財富就是我的腦子——我不畫畫,我也不是音樂家,我最擅長的就是思考,”卡倫說。“所以我簡直不敢相信我會把索菲婭給忘了。”
女兒去世幾周后,她回頭翻閱她懷孕期間如飢似渴閱讀的那些育兒書籍,查找裏面是否有提到孩子熱死在車中的危險,但一無所獲。“如果我知道會發生這種事,我應該會有所防備,”卡倫說。
索菲婭去世的那個周三的早晨,卡倫比往常還悠閑一些。原定於7:30的會議取消了,她讓自己的獨生女索菲婭多睡了一會兒,一直睡到7點左右。孩子喝着牛奶,她把她抱上車,扣在了安全座椅上,然後她駕車5分鐘,穿過梅森郊區的靜謐街道,前往日托中心。
南佛羅里達大學的一名神經科學家和教授戴維·戴蒙德(David Diamond)發現,多數意外的“幼童熱死車中”事件都涉及日常流程的變動。他認為,這種致命的疏忽可能源於大腦中兩套記憶系統的競爭。一套是負責優化決策和多任務執行的海馬體和前額葉皮質。另一套是掌控習慣性行為的基底核。他說這種現象類似於有人會在休假日不知不覺開車去了公司,而本來是要去超市的。“基底核所做的其實就是壓抑你對當天要做的事的意識,轉而讓你按照習慣行事,”戴蒙德表示。
卡倫在離家1英裡外的寶潔梅森商務中心(Mason Business Center)工作。那一天的不尋常之處是她的出門時間比平時晚一點。當天的工作也並非連軸轉的會議——她所在的小組要搬到另一個地點工作,因此她有一段時間在整理東西。前一天,卡倫的丈夫亨里克·阿韋羅(Henrique Aveiro)在早晨送索菲婭去日托中心,卡倫下午接孩子回家——他們一直這樣輪流接送。 索菲婭基金會(Sofia Foundation)標誌的靈感來自索菲婭·阿韋羅最後的“藝術作品”(即她的腳印)。 圖片來源:THE SOFIA FOUNDATION 在當天的會議間隙,她查看了一款手機應用,索菲婭的日托中心會在上面分享當天的瑣事,包括她吃了什麼,午睡如何,偶爾還會發張照片。卡倫沒有意識到她看的是前一天的內容。 戴蒙德研究了大量車內熱死事件,也曾在法庭上以專家身份作證,他說大腦能生成虛假記憶。“我不喜歡用‘遺忘’這個詞,因為這些家長工作的時候會習慣性地談論孩子,看孩子的照片,想念孩子,而且在很多例子里,他們都說了要下班去接孩子,”戴蒙德表示。“這一點非常關鍵,說明他們的大腦運行正常,但不知為何,大腦生成了一段虛假記憶,讓他們以為原本應該做的事——送孩子到日托中心——已經做了。”
到了下午大約4:45時,卡倫再次打開那個應用,發現丈夫還沒去接索菲婭,於是她打電話給他,讓他去接孩子。這對夫妻有時會一起去接索菲婭,一起看着他們蹣跚學步的寶寶,睜着碩大的褐色眼睛,頂着一頭柔軟的捲髮,興高采烈地跑向他們。
阿韋羅是一名34歲的數據科學家,他在約20英裡外的寶潔辛辛那提總部工作,他告訴妻子他已經快到位於梅森的Crème de la Crème日托中心了,於是兩人掛斷電話。
“接着,亨里克打給我說,‘卡倫,索菲婭今天沒送來,’我跟他說,‘去找老師,明明送去了,’”卡倫說。
不一會兒,阿韋羅又打來,告訴妻子老師們說一整天都沒看見索菲婭。
“有人拐走了我們的孩子,”卡倫對他說。“如果沒人拐走她……那她應該在車裡。”
俄亥俄州沃倫縣的檢察官戴維·福恩謝爾(David Fornshell)負責調查索菲婭的死亡事件,他查看了卡倫與丈夫通話時寶潔公司的監控錄像,當時,她突然意識到發生了什麼。“在反應過來的一瞬間,她閉上嘴,開始走了幾步,接着拚命沖向她的車,”福恩謝爾表示。
那段錄像以及卡倫查看索菲婭日托中心應用程序的手機記錄,促使福恩謝爾決定不追究卡倫任何罪責。“俄亥俄州的法律要求她必須知道孩子在車上”才能定罪,他說。“但這個案子完全沒有證據显示,她知道自己把孩子留在了車上。”
有人批評福恩謝爾先生,說因為卡倫是一位在大企業工作的職業女性,所以才逃過了懲罰。“不,這不是階級問題,”他說。“如果情況是她把孩子留在家裡,獨自去工作了4小時,我們就會起訴她,”他說。
阿韋羅說,當他在那個下午抵達寶潔公司的停車場時,他立刻明白了這是一個可怕的意外。“索菲婭是她的第一、第二和第三要務。我從沒想過這是卡倫的錯,她深深愛着那個小姑娘,這一點毋庸置疑,”他說。 事件過去一周后,辛辛那提的心理醫生喬迪·愛德華茲(Jodie Edwards)見到了卡倫。在九年前的一起類似事故中,愛德華茲失去了自己10個月大的女兒詹娜(Jenna)。
“那天下了班,我在車裡看到女兒,我腦子里想的是,‘誰把她帶來的?’”愛德華茲說。“然後我就往車裡其他地方看,看是不是兒子也被帶來了,過了好一會兒我才反應過來,我根本沒把她抱下車。”
愛德華茲在全美各地為有類似遭遇的父母提供支援。她提醒卡倫,說卡倫以後可能會常常聽到別人談起這事,談她怎麼會“忘了”自己的孩子。“而對於實際發生的事,這不是一個準確用語,”愛德華茲說。
“不論卡倫、我自己還是許多有類似遭遇的人,我們都以為自己把孩子送到了目的地,而且一整天都在想着我們的孩子,這一點與遺忘的本質相悖。”
當卡倫在腦子里回放8月23日的早晨,她看到自己在停車場和另一位最常見到的媽媽說話。她掙扎着想要想起餘下的過程,包括和索菲婭一起穿過門廳,走進日托中心,指着牆上的每一種動物印花。“我會說,‘看,鴨子,呱呱,看母牛,’卡倫說。‘當我努力回想那天送孩子的過程,我發現自己想不起來,因為根本就沒有發生。’”
當同事們紛紛表示願意提供幫助后,卡倫看到了一條採取行動的路。“人們不停對我說,‘你要站出來,推動狀況的改變,’她說。‘我意識到,如果我回去工作,我可以開始做這件事,因為那裡的朋友能給我支持。’”
索菲婭去世后3周,卡倫和她的丈夫給一些在寶潔關係比較好的同事發了一封郵件,概述了他們的想法,並請求幫助。這份備忘錄很快在公司內廣為傳播。
“我們深陷在巨大的悲痛之中,但如果我們不行動起來幫助其他人,每年還會有近40個孩子死去,”他們寫道。“我們希望‘幼童熱死車內’的数字能降為零。這件事是百分百可以預防的。”
幫助人們應對悲痛的專家表示,公益事業是從喪親之痛中走出來的方式之一。幫助其他家庭避免類似事件,有助於悲痛者的自我療愈。
來自營銷、研究、技術、設計、公關以及產品開發部門的寶潔同事們紛紛做出響應。他們與卡倫和阿韋羅組建了一支團隊,每個星期左右會利用午餐時間討論想法。他們採用了與工作中相同的方式:探討“提升意識”的策略,起草“採取行動”的呼籲,以此來影響消費者。他們的目標受眾是所有駕車搭載孩子的人。
不久前該團隊決定,他們的主要方向是鼓勵人們改變習慣,而非尋求法律或技術手段。通過在寶潔的訓練,他們善於讓消費者相信他們有一些自己可能不知道的問題。比如,寶潔銷售Febreze空氣清新劑來消除家中異味,這些異味可能家人聞不出來,但客人會察覺。佳潔士(Crest)則宣稱牙齒不僅要沒有蛀牙,還要白。他們的新挑戰則是:讓父母和其他兒童護理人員認識到一個許多人之前不了解、或不願相信的危險。
該團隊知道,他們需要一個呼籲行動的口號,他們想到了一些赫赫有名的宣傳語,比如“挑剔的媽媽選擇Jif”(Choosy Mothers Choose Jif。Jif是寶潔旗下的花生醬品牌,譯註),以及Bounty牌廁紙的“快靚正”(Quicker Picker Upper)。該團隊發現,在後座放一件必需品作為安全措施的做法多年前就有人提了,卻一直鮮有人知,部分原因就是缺少一個朗朗上口的宣傳語。經過頭腦風暴后,該團隊在去年10月確定了“把包放後座”這個說法。
寶潔的“幫寶適”紙尿褲品牌此前的努力為這項事業提供了一個戰略路線圖。1999年,幫寶適開始推廣“仰面睡”(Back to Sleep,在英語中為雙關語,有回去睡覺的意思,譯註)的宣傳語,提醒人們讓孩子平躺着睡覺,這有助於減少嬰兒猝死(SIDS)的風險。
該小組讓幫寶適品牌也加入行動,今年秋天,該品牌將在送給醫院里新寶媽的禮品袋中,納入有關車內中暑和“把包放後座”習慣的信息。
卡倫還鎖定了另一項有待解決的問題:“為何學校會清點每一位學生,日托中心卻不呢?”她制作了一份電子錶格,其中有約10萬家登記在案的美國日托中心,她暫時的設想是,打給每一家日托中心,請他們在有孩子無故缺勤時打電話給家長。她最先打去的即索菲婭的日托中心Crème de la Crème。卡倫說,“只有索菲婭的日托老師一人清楚知道她當天缺勤。”
Crème de la Crème Inc.是一家全國性日托連鎖企業,總部位於科羅拉多州的格林伍德村市,該公司的CEO托尼·里卡爾迪(Tony Riccardi)拒絕評論卡倫的努力。他也拒絕透露Crème de la Crème日托中心在索菲婭死亡以來是否推出了任何新政策。
去年秋天,卡倫聯繫到了Crème de la Crème用來分享索菲婭日常點滴的LifeCubby應用程序。這家公司的CEO休·泰斯塔古扎(Sue Testaguzza)同意在每個孩子的大頭照上加入一個醒目的金色標誌,作為當天的出勤標誌,以向家長提供孩子出勤的確認。泰斯塔古扎表示,LifeCubby現在每天都會生成一份“誰今天還沒來”的報告,以方便日托中心的工作人員打電話給缺勤孩子的監護人。
如今,那些寶潔的同事(全部都是志願服務者)都成了非營利組織索菲婭兒童安全基金會(Sofia Foundation for Children’s Safety)的董事會成員。
卡倫和阿韋羅則表示他們在努力堅持下去。自索菲婭死後,卡倫再未開車經過過Crème de la Crème中心,上班時,她會把車停在另一個停車場。這對夫妻還住在原來的房子里,卡倫也還開着原來的車。“換個房子或換輛車不會讓索菲婭活過來,”她說。
現在,卡倫和阿韋羅會把晚上的時間用在索菲婭基金會的工作上。他們的目標是在未來幾年裡讓每年“熱死於車中”的人數降至37人以下。基金會的行動於5月9日正式啟動,當天本應是索菲亞兩周歲的生日。


[未上市股票投資達人]
  • 本週未上市股票推薦比賽<未上市達人>出爐:
  • 第一名 家棟 未上市股票:寶德能源 漲幅: 88.11%
  • 第二名 Ray chen 未上市股票:力智電子 漲幅: 85.88%
  • 第三名 更 未上市股票:力晶科技 漲幅: 76.79%
  • 第四名 陳 未上市股票:太電 漲幅: 67.74%
  • 第五名 黃SIR 未上市股票:大銀微系統 漲幅: 6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