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樓市和能源問題拖累經濟,中國三季度GDP增速放緩    2. 電力短缺問題暴露中國戰略弱點    3. 恆大危機後中國樓市降溫,購房者日漸失去信心    4. 全球經濟復甦前景黯淡,貧富差距擴大    5. 「一切都不正常了」:供應鏈大混亂下的美國港口    6. 美國釋放強硬信號,美中貿易關係或難解凍    7. 「鍍金時代」的終結:習近平如何重塑中國商界    8. 中國經濟進入不確定時代,華爾街為何仍然樂觀?    9. 從恆大的崛起與墜落看中國經濟未來    10. 中國多地限電停電:為何會出現電力短缺?    11. 中國加大整頓私營企業力度,海航董事長CEO被拘    12. 中國計劃如何避免恆大引發金融危機?    13. 「每一天都是世界末日」:政府新規衝擊下的中國遊戲業    14. 恆大命運未決,投資者陷入不確定狀態    15. 中國推行「自力更生」戰略,美歐企業看法現分歧    16. 恆大危機之外,中國經濟還有更大的麻煩    17. 中國的房地產泡沫會破裂嗎?    18. 恆大危機背後:中國房地產市場現裂痕    19. 「還我血汗錢」:恆大多地員工抗議,要求退還投資    20. 調查稱世界銀行官員人為調高中國營商環境排名   
  公開資訊觀測站 | 證券櫃檯買賣中心 | 興櫃即時行情      

EMail:
密碼:
認證碼:
記住EMail
忘記密碼
免費加入會員
 
 
line
 
 
長紅未上市股票資訊網 > 科技產業新聞  
 
 

從北京到矽谷:「網紅」風投界迎來華裔「弄潮兒」


5月,擁有570萬訂閱者的YouTube紅人科迪·科(Cody Ko)面臨兩難選擇。兩家初創公司都想分股票給他,他擔心這兩筆交易存在潛在的競爭性。
於是,科迪·科打電話給他信任的人徵求意見:金莉(音)。
風險投資家金莉建議現年30歲的科迪·科對這兩家初創公司的創始人坦誠告知潛在的利益衝突。他同意了,並最終只進行了其中一項交易。
他談到金莉時說:「在我需要幫助的時候,我會毫不猶豫地聯繫她。」
如果現在風投界也有「It Girl」(弄潮兒),那麼31歲的金莉當之無愧。她所處的位置正是初創投資和快速增長的網路創作者生態系統的交匯處,兩者都是大熱門。就在去年,她成立了自己的風險投資公司Atelier Ventures,並為一個基金籌集了1300萬美元,雖然規模相對較小,但金莉是矽谷首批認真對待網紅的投資人之一,她支持創作者並撰寫關於他們的文章。
作為受弗里德裡希·恩格斯(Friedrich Engels)和卡爾·馬克思(Karl Marx)思想啟發的哈佛畢業生,金莉也積極支持勞動者。她在播客和她的Substack通訊中明確表示,創作者應該獲得與其他工作者相同的權利。她所倡導的理念之一是「無條件創意收入」,這將保證創作者有足夠資金維持生活。
現在,隨著大型風險投資公司湧向網紅初創企業,以及Facebook、YouTube和其他公司推出10億美元的創作者基金,金莉的過往業績使她成為許多試圖在這個瞬息萬變的領域中摸索的網路明星要找的人。
41歲的漢克·格林(Hank Green)是YouTube和TikTok的頭部創作者,他說他經常在電話裡與她交流想法。23歲的馬基安·本哈穆(Markian Benhamou)是一位擁有超過140萬訂閱者的YouTube用戶,他認為金莉理解創作者的經歷。加利福尼亞州洛斯阿爾托斯市31歲的YouTube創作者瑪麗娜·莫吉爾科(Marina Mogilko)表示,金莉「在矽谷發起了整個創作者經濟運動」。
面向內容創作者的眾籌網站Patreon的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傑克·康特(Jack Conte)說:「她年復一年地談論創作者經濟,而且比其他任何人都早。她真的比其他人更早看到了未來。」
曾投資過Substack和Patreon的金莉表示,雖然她的基金規模不大,但她計劃將所有資金投入到讓網路作品產生變革的公司中。「我投資的一切都是圍繞創作者為中心的公司,」她說。「我認為我的影響遠遠大過金額數字。」
由於她也是創作者,這增加了她的可信度。金莉經常在她的Substack通訊上發帖,主持一個網路課程教授創作者如何投資初創企業,並創建了Side Hustle Stack,這是一個免費資源,可幫助網紅尋找、評估可利用的平台。
金莉出生於北京,六歲時隨家人移民美國,父親在匹茲堡大學攻讀經濟學博士學位。她說,他們早年在美國的日子並不好過,直到她父親畢業找到一份工作。她們一家最終搬到了上聖克萊爾——匹茲堡郊外一個約有兩萬人的小鎮,金莉在那裡上公立學校,喜歡繪畫和寫作。
在哈佛,她攻讀英語專業並繼續她的創作事業。但在家人的催促下——她說家人「希望我有經濟保障」——金莉轉修統計學,並在銀行和企業營銷部門實習。大學畢業後,她在第一資本(Capital One)短暫工作後,在23歲時移居矽谷,在購物獎勵應用程序Shopkick擔任產品經理。
2016年,金莉進入矽谷風險投資公司安德烈森-霍羅威茨(Andreessen Horowitz)。當時,該公司主要專注於投資愛彼迎(Airbnb)和Rappi等平台,後者相當於拉丁美洲的Instacart(一款食品雜貨配送應用程序——編注)。
金莉對於不同平台的運作方式很感興趣,並為安德烈森-霍羅威茨撰寫了大量關於這些平台的部落格文章。她還開始思考不同的市場系統可以如何發展,以幫助人們在互聯網上建立業務。
這讓金莉成為了網紅行業的擁護者。她說,看著創作者努力在網上謀生很有親切感,同時她也看到了網路創作和創作者作為一項業務的巨大潛力。
網紅們說,她的肯定是有意義的。「她在大公司裡說這些話,感覺就是,啊,終於有人這麼說了,」YouTube明星格林說。
去年,當新冠病毒大流行襲來,世界被更多推向網路時,金莉意識到了機會。
「我覺得新冠會成為在線工作和想成為企業家的人的催化劑,」她說。「我意識到,我有機會啟動一個全新的基金專門關注這個問題,並將站在互聯網上勞動和工作性質演變的最前沿。」
2020年5月,她離開安德烈森-霍羅威茨,創辦了Atelier Ventures。從那以後,她投資了與創作者相關的初創企業,比如讓網紅通過社交互動獲利的PearPop,以及幫助創作者管理財務的Stir。她是少數幾個被大網紅們熟知的投資人之一。
「如果你和任何一個在創作者經濟領域工作的人聊天,他們都會說,『哦,你得和金莉談談,』」23歲的創作者賈思敏·萊斯(Jasmine Rice)說。她曾是OnlyFans的網紅,創辦了一個名叫「粉絲之家」(Fanhouse)的平台,去年,金莉投資了這個平台。
金莉還公開批評YouTube、Facebook、TikTok和Snapchat為網紅提供資金,讓他們為自己的平台製作內容。她懇求科技行業「停止讚美」這些資金,稱它們是「麵包和馬戲」,並認為創作者需要對靠他們賺錢的平台擁有所有權。
「沒有所有權,創作者最終是在用自己的作品充實並賦權其他人——平台所有者,」金莉今年6月發推寫道。
金莉說,這些平台必須小心,不要「重現廣泛經濟中存在的大量經濟差距,而不真正賦予新一代網路企業家權力」。她與人合作主持了一個名叫「創作資料」(Means of Creation)的播客,這個名字是戲仿馬克思的「生產資料」。
她的觀點讓她成了科技行業和左翼政治領域的關注對象。在她社群媒體帖子的回覆裡充滿了暗示她是社會主義者的迷因。金莉說,大多數時候,這些喧囂讓她感到很好笑。
「我非常小心地不使用那個詞,那個S打頭的詞,」她在談到社會主義時說。「這在美國是不必要的極端化。」
金莉說,她也開始相信加密貨幣網路,因為它們是去中心化的,「目的是把控制權和所有權交給用戶」。她已經開始投資與加密貨幣相關的平台,最近還投資了去中心化出版平台Mirror,以及Yield Guild Games——它正在為「元宇宙(metaverse)」建立一個遊戲工會,幫助發展中國家的人們通過玩影片遊戲賺錢。她還與創作者合作將藝術品變為NFT(非同質化代幣)並出售。
「我一生中都在醞釀著一種意識,」她說,「這個世界是不公平的,我們需要推動它朝著正義和公平的方向發展。」
自從創辦Atelier Ventures以來,金莉離開了矽谷,在匹茲堡兒時的卧室裡經營著自己的基金。今年夏天,她四處流浪,在世界各地旅行,身邊圍繞著各種互聯網明星、藝術家、Z世代科技創始人和加密貨幣先驅。
7月,她在紐約市一個屋頂上共同主持了一場熱鬧的歡樂時光聚會,出席者都是互聯網文化和科技界知名人士,包括NFT平台OpenSea的創始人、TikTok和Twitter的產品人員,以及其他投資者。從紐約出發,她飛往巴黎參加一個加密貨幣會議,並在左岸的一家咖啡館舉辦了一個「創作者沙龍」。
隨後,她應Spotify首席執行官丹尼爾·埃克(Daniel Ek)的邀請飛往希臘,然後與艾瑪·沃森(Emma Watson)、尼基·希爾頓(Nicky Hilton)等人參加了聰明頭腦基金會(Brilliant Minds Foundation)在海灘舉行的晚宴。
之後,她回到了匹茲堡的家,重新整理和反思。
「我能在這裡真是太不可思議了,」金莉說,「我出生在北京,中文是我的第一語言,也曾經是唯一的語言,後來發生了一些事,讓我來到了美國,現在我有了發聲和有影響力的工具。」


[未上市股票投資達人] 本週未上市股票推薦比賽<未上市達人>出爐: 第一名 北極熊 未上市股票:采鈺科技 漲幅: 89.31% , 第二名 Ron 未上市股票:聯穎光電 漲幅: 72.97% , 第三名 陳 未上市股票:太電 漲幅: 72.41% , 第四名 lcz123 未上市股票:力晶科技 漲幅: 63.36% , 第五名 Ron 未上市股票:穩晟材料 漲幅: 59.8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