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通脹升至八年高點令中國陷入決策困境    2. 2020年四位具有投票權的新委員將加入美聯儲利率制定委員會    3. 本周全球經濟大事預告:美國製造業數據和日本就業數據    4. 通脹達到2%:美聯儲想要的「聖誕禮物」恐難如願    5. 《美墨加協定》或為美國經濟提供緩衝    6. 日本第三季度修正後GDP增速遠快於初步估值    7. 美聯儲理事佈雷納德:已採取「重大行動」抵禦經濟風險    8. 經濟減速和通脹上升令中國央行束手束腳    9. 美國10月消費者信心指數終值下降    10. 中國9月工業企業利潤同比降幅擴大3.3個百分點    11. 本周全球經濟大事預告:美國GDP、美聯儲決議和非農報告    12. 中國9月份銀行結售匯逆差34億美元,環比連續第三個月收窄    13. 歐洲央行調查顯示歐元區通脹預期下降    14. 印尼央行今年第四次下調基準利率    15. 美聯儲10月會議或再次降息並權衡何時收手    16. 本周全球經濟大事預告:美國9月成屋銷售和耐用品訂單    17. 中國最新的1年期和5年期以上LPR各報4.20%、4.85%,均持平前值    18. 日本9月份出口連續第10個月下降    19. 中國9月份新房價格漲勢繼續放緩    20. 中國加速審核固定資產投資項目   
  公開資訊觀測站 | 證券櫃檯買賣中心 | 興櫃即時行情      

EMail:
密碼:
認證碼:
記住EMail
忘記密碼
免費加入會員
 
 
line
 
 
長紅未上市股票資訊網 > 科技產業新聞  
 
 

明星初創公司WeWork是如何快速隕落的?



紐交所總裁坎寧安(Stacey Cunningham)表示會在交易所餐廳取消塑料杯和塑料餐具,但不會禁止肉類。納斯達克總裁弗裡德曼(Adena Friedman)提出將創建一隻名為“We 50”的新指數,由那些致力於可持續發展的公司組成。於是,納斯達克贏了。
然而,這樁IPO並沒有發生。在此後的幾周裡,WeWork母公司We Co.取消了IPO計劃,把諾伊曼趕下了台,並接受了軟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SoftBank Group Corp., 9984.TO)的救助。WeWork估值縮水了約400億美元,今年1月份其估值還高達470億美元,本周卻只有80億美元。軟銀的救助協議將使WeWork避免在未來幾周現金告罄,同時也剝奪了諾伊曼剩下的董事長頭銜。
即便是在大起大落的初創企業界,WeWork和其極為理想主義的創始人的這種跳崖式遭遇幾乎史無前例。這與諾伊曼的無限雄心形成鮮明的反差:他說WeWork的使命是“提升世界意識”,同時還告訴世人他希望成為世界第一個兆富翁。
從漢普頓的會面到依靠軟銀救助,WeWork的業務幾乎沒有任何改變。但通過申請上市,WeWork將內部運作公之於眾。投資者對該公司不斷膨脹的虧損以及與諾伊曼之間的複雜關係感到震驚,諾伊曼曾聘用家族成員擔任公司的重要角色,還買下了一些建築物並租賃給WeWork。諾伊曼甚至在註冊商標之後,讓公司為自己的名稱向他支付590萬美元的商標使用費。
這種獨角獸氣球的漏氣情況已經持續一段時間了。備受期待的公開上市交易紛紛失敗,其中包括優步(Uber Technologies Inc., UBER)和Lyft Inc. (LYFT)。長期以來投資者對初創公司的盲目樂觀情緒不斷推高估值,讓高管變得自大,而WeWork急轉直下的勢頭表明,現在這種樂觀情緒面臨着新的嚴峻現實。
然而,有一個人卻得以全身而退。諾伊曼將獲得一份1.85億美元的四年諮詢合同,且最多可向軟銀出售9.7億美元的持股。
在包括可拆卸高跟鞋和嬰兒服裝產品線的一系列創業項目失敗之後,2010年諾伊曼與其他人共同創立了WeWork,轉租辦公空間。該公司吸引了Benchmark Capital的投資,這家藍籌風投公司是Twitter Inc. (TWTR)和eBay Inc.的早期支持者。
到今年年初,WeWork成為紐約市最大的私人租戶,向投資者籌集了100多億美元。今年1月,來自軟銀的新資金使這家虧損公司成為全球估值最高的初創公司之一,估值達470億美元。
隨着IPO籌備工作的啟動,WeWork希望使潛在投資者相信該公司的價值還會更高。該公司計劃通過此次IPO和一筆相關貸款籌集至多100億美元。
WeWork的IPO原本有望使諾伊曼的身家上漲幾倍。在他籌備IPO期間,紐約的高管曾在他在馬爾代夫衝浪時打來電話,尋求商議將向投資者公布的至關重要的文件。知情人士說,諾伊曼不願縮短行程,他將一名WeWork下屬叫到馬爾代夫當面向他介紹情況。
回到紐約後,諾伊曼在夏季的大部分時間都是在漢普頓進行這份名為S-1的文件工作,並定期用直升機把員工從紐約市接來幫忙。知情人士透露,他的妻子、WeWork首席品牌長麗貝卡(Rebekah)堅持用再生紙印刷,後來又以質量低劣為由拒絕了早期的印刷品。這一過程被推遲了數天,最初聘來做這項工作的印刷店拒絕與該公司合作。WeWork將部分工作交給了紐約一家租用WeWork辦公空間的小型紙業公司。
這份文件詳細描述出一家虧損不斷擴大、沒有清晰扭虧為盈路徑的公司,也披露了公司首席執行長進行自我交易的一段歷史。
參與該項目的投資銀行家不斷下調他們認為IPO投資者可能願意支付的價格。諾伊曼飛往倫敦、波士頓和多倫多去爭取基金經理的支持,但均無功而返。後來We推遲了定於9月15日當周進行的IPO巡迴推介。
諾伊曼對員工表示,推遲是暫時的。知情人士透露,一些董事會成員和投資者越來越相信,在諾伊曼執掌下,該公司可能永遠無法上市。
軟銀非常擔憂,該公司已經向WeWork投資90億美元,其中部分是通過其規模達1,000億美元的Vision Fund進行的,並且在後者董事會有兩個代表席位。軟銀高管一直在致力於籌集第二隻Vision Fund,在WeWork陷入水深火熱境地的消息開始湧現之際,他們正在中東忙着為該基金籌資。
就在WeWork推遲IPO的同一周,軟銀首席執行長兼董事長孫正義(Masayoshi Son)在加州帕薩迪納市的朗廷度假村(Langham)主持一場為期三天的會議。當時歌手約翰·萊金德(John Legend)準備為Vision Fund投資者及數十家該基金投資組合公司的高管們進行表演。
原本預計諾伊曼會出席此次會議,但他並未露面。與會者稱,孫正義未在台上提及WeWork。軟銀是WeWork最大的外部股東,孫正義一直是WeWork直言不諱的早期支持者。據了解討論情況的消息人士透露,在這次會議間歇的私下討論中,一些投資者和創始人告訴孫正義,諾伊曼必須下台。
那個周日,諾伊曼與盟友進行了商議。他在摩根大通公司(JPMorgan Chase & Co., JPM)總部與首席執行長戴蒙(James Dimon)共度了一個下午。該行之前投資過WeWork,並向諾伊曼個人提供過貸款。隨後,在曼哈頓中城一家餐館的包間裡與三位長期盟友一起用餐:駐以色列的艾森伯格(Michael Eisenberg)、Benchmark的鄧利維(Bruce Dunlevie),以及私募股權公司Rhone Group的朗曼(Steven Langman)。
知情人士說,在那裡,他與WeWork的董事們討論了他的選擇。鑑於他控制着公司,他可以解僱董事,繼續擔任首席執行長,但這樣做可能會加劇惡性循環,讓他失去一切。或者他可以辭職,保留自己的股份,幫助確保公司存續下去。
在接下來的两天裡,在諾伊曼位於格拉梅西公園(Gramercy Park)街區的公寓緊挨着的住宅裡,他和顧問們待在一起研究他離任的細節。他於當周周二宣布辭去首席執行長一職。
這一消息宣布後,工人們將諾伊曼的辦公套房(包含一個桑拿浴缸和一個冰浴浴缸)改造成了一個會議室,並取下了他衝浪的照片。他妻子辦公室裡的粉色沙發被搬走了。內部Slack聊天群組裡不時有人發訊息,一些員工想弄明白他怎麼就讓事情發展到了這步田地。
雖然WeWork高管今年春天時還在誇耀該公司令人印象深刻的現金儲備水平,但現實情況更為令人不安。該公司的現金最早可能在11月份耗盡,這將比分析人士此前預計的早五個多月。
接替諾伊曼共同擔任WeWork首席執行長的明森(Artie Minson)和甘寧漢(Sebastian Gunningham)大部分時間都不在公司總部,而是在摩根大通的辦公室或其他地方埋頭工作,制定裁員計劃,尋找資金來源。WeWork的現金狀況非常糟糕,以至於該公司不得不推遲裁員,直至籌到足夠的資金支付遣散費。
諾伊曼長期以來鼓吹的那種精神已經不復存在,即WeWork不僅僅是一家辦公空間企業,而是要把各行各業的人聯繫起來。在過去兩年裡,WeWork收購的公司,包括活動策劃網站Meetup.com和一家搜索引擎優化公司,幾乎都處於出售狀態中。WeWork現在只做租賃辦公桌的生意。
知情人士稱,軟銀高管對他們更深入了解公司財務狀況所發現的情況感到震驚。在中國,WeWork陷入了空置率高、需要大幅打折的困境。美國小型城市的運營成本則高得驚人。軟銀認為,WeWork需要削減5億美元的年度成本才能生存。
據該公司員工稱,在其諸多運營問題中,包括該公司不得不關閉工作場所的2,000多個電話亭,原因是用戶抱怨說眼睛發癢,還有怪味。其中一些電話亭被發現甲醛含量超標。
WeWork董事會轉向華爾街尋求幫助,但那些一度急於討好該公司的銀行很快變得謹慎起來。
高盛集團(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是此次已被取消的IPO的牽頭行之一,該行願意提供貸款,但前提是WeWork能引入新投資者來支撐其財務狀況,並驗證其商業計劃的價值。但沒有時間了,投資者似乎也沒有太多興趣。
9月下旬的一個周日,摩根大通的銀行人士告訴WeWork董事會,該行將試圖從投資者手中籌資50億美元,但在評估投資者需求之前,該行不會承諾出資。
董事會成立了一個特別委員會來研究潛在的紓困方案,委員會成員包括Benchmark的鄧利維和前Coach Inc.首席執行長法蘭克福(Lew Frankfort)。他們聘請了精品投行Perella Weinberg Partners LP和律所Wilson, Sonsini, Goodrich & Rosati。
摩根大通建議發售有WeWork資產支持的債券。甚至連家具也被視為潛在抵押品,這些家具是WeWork工業時尚風格的標誌。
Barry Sternlicht的Starwood Capital Group已同意購買約10億美元債券,但摩根大通沒有兜售出其餘部分。周一晚間,在投標截止時限之前的幾個小時,摩根大通同意支持這一50億美元融資計劃,這意味着如果找不到買家,該行將被迫自行為這筆貸款提供資金。
軟銀自身也面臨着壓力。該公司高管曾計劃飛往沙烏地阿拉伯參加該國的金融會議,希望能在那為第二隻Vision Fund獲得大規模投資承諾。高管稱,他們認為明確解決WeWork問題是關鍵,即便是以救援形式。
兩個方案都不完美。摩根大通的方案價格較高,沒有解決諾伊曼在公司的角色,也不允許投資者和員工出售股權。接受軟銀的方案則意味着讓出公司的多數股權,接受估值大幅下降的現狀,雖然這可能損及現有的投資者。
諾伊曼已經不再是首席執行長,他的辦公室門卡已經失效,但他仍然是董事長。他也面臨困境:他有5億美元貸款可能違約,需要在幾周之內償還或重新協商。
他在參加了幾場在WeWork辦公空間舉行的董事會會議。諾伊曼表示,他愛這個公司,會盡一切可能提供幫助。
軟銀贏了。孫正義的高級副手克勞爾(Marcelo Claure)直接與諾伊曼就他的離職方案進行了談判。特別委員會沒有被要求就該方案進行投票表決。
董事會成員私下裡對這位前CEO的意外之財(其中包括來自軟銀的一筆新貸款)頗有怨言,但他們對諾伊曼隻字未提,只是感謝他所做的一切。全體董事同意了該交易。
周三,克勞爾在一個全體會議上做了自我介紹,並明確表示他將掌管該公司,周二至周五在WeWork的紐約總部工作,周一則在軟銀的項目上工作。
WeWork的聯席首席執行長與克勞爾一同上台,當被問到他們未來的角色時,克勞爾稱,會有不同尋常的安排。明森和甘寧漢都沒有講話。
當其中一名員工問為什麼諾伊曼離開公司能拿到這麼多錢時,員工們歡呼起來。克勞爾回答說,軟銀需要從諾伊曼手中拿到控制權,這是有代價的。這時沒有人鼓掌。


[未上市股票投資達人] 本週未上市股票推薦比賽<未上市達人>出爐: 第一名 Ray chen 未上市股票:力智電子 漲幅: 85.76% , 第二名 北極熊 未上市股票:采鈺科技 漲幅: 75.06% , 第三名 陳 未上市股票:太電 漲幅: 70.37% , 第四名 小晟 未上市股票:永美科技 漲幅: 54.90% , 第五名 更 未上市股票:力晶科技 漲幅: 53.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