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特朗普暗示或考慮將美聯儲主席鮑威爾降職    2. 市場押注美聯儲降息,但華爾街大行持不同看法    3. 日本5月出口繼續下滑,中國對晶片製造設備的需求下降    4. 歐洲央行暗示降息,特朗普發推文指責    5. 中國5月用電量同比增速繼續大幅回落    6. 本周全球經濟大事預告    7. 日本公布修正後GDP數據,確認一季度實現增長    8. 中國5月份外匯儲備環比增60.51億美元,扭轉上月下滑勢頭    9. 本周全球經濟大事預告    10. 中國5月出口意外轉為增長,進口大幅下滑    11. 英國4月經濟萎縮,因脫歐衝擊汽車製造商    12. 中國5月進口大降,中美貿易衝突抑制需求    13. 中國為刺激投資放寬專項債規定    14. 中國5月PPI同比漲幅連升兩個月後回落    15. 全球央行再度迎來寬鬆周期,本次有何不同?    16. 中國5月份CPI同比漲幅創15個月高點    17. 金融環境有所放鬆,但要保持寬鬆還需美聯儲行動    18. 中國5月份貸款和社融增量雙雙小幅增加,M2持平上月    19. 中國正加快市場主體信用記錄體系建設    20. 澳洲5月份失業率高於預期   
  公開資訊觀測站 | 證券櫃檯買賣中心 | 興櫃即時行情      

EMail:
密碼:
認證碼:
記住EMail
忘記密碼
免費加入會員
 
 
line
 
 
長紅未上市股票資訊網 > 科技產業新聞  
 
 

Facebook和Twitter求助右傾團體調停政治言論



據知情人士透露,在眾多舉措中,Facebook私下向保守的天主教公共政策團體家庭研究委員會(Family Research Council,)及其主席Tony Perkins尋求建議。Twitter首席執行長Jack Dorsey近日與一些保守派人士共進晚餐,其中包括支持減稅的美國稅制改革協會(Americans for Tax Reform)創始人兼主席Grover Norquist。左翼顧問團體則包括南方貧困法律中心(Southern Poverty Law Center),這個民權團體保存着一份仇恨團體名單。
對於本來就對社交媒體公司決策不透明感到失望的用戶來說,更多的聲音反而雪上加霜,讓局面更加晦暗不清。社交媒體公司與其非官方顧問之間的會談很少公開,一些外部團體和個人必須簽署保密協議。
在很多案例中,有些帖子在一個團體看來是帶有仇恨性質的,但在對立的團體看來卻是正當的,甚至是令人不快的事實,這等於是給持續不斷的政治和意識形態之爭開闢了新的戰場,這些爭議已經成了社交媒體的家常便飯。
當Twitter高層糾結於是否效仿其他矽谷公司,在8月份把陰謀論者艾力克斯·瓊斯(Alex Jones)從他們的平台上封禁的時候,首席執行長Dorsey私下里向保守派政治活動家Ali Akbar徵求了意見,這是Akbar本人透露的。
Akbar建議Dorsey頂住來自Twitter用戶和員工的壓力,反對把瓊斯踢出去。Akbar認為,瓊斯並沒有違反Twitter網站的任何一條規定。後來Dorsey在Twitter上發帖解釋他的決定時也是這麼說的。Dorsey沒有透露Akbar參与了此事。
Akbar說:“重要的是Jack尋求了中間偏右的觀點,這在Twitter上是找不到的,Jack很勇敢。”
大約一個月後,Twitter還是對瓊斯實施了禁言,稱他違反了Twitter關於辱罵行為的政策。
Akbar說,2018年,他還向Dorsey投訴了瑪喬麗·斯通曼·道格拉斯高中槍擊案中一位倖存者可能受到的歧視,只是因為這位倖存者是贊成持槍權的。Twitter會給符合公眾利益的用戶一個認證標記,而這名學生卻不是Twitter的認證用戶。在槍擊案的倖存者中,支持加強槍支管控的用戶都得到了這個認可標記。
Akbar表示,在他的干預下,這名學生的賬號通過了認證。
Twitter發言人Brandon Borrman稱,公司和公司高層保持着許多外部關係,在公司需要處理重要社會問題時,這些外部關係可以幫助公司從其他角度看待這些問題。他說,外部人士“從來沒有凌駕於公司規定之上,外部人士也不能做最終的決定或左右我們的行動,”Twitter會努力讓外部人士的參与過程變得更加透明。
在涉及艾力克斯·瓊斯的決策上,Borrman 稱Dorsey“從前沒有,今後也不會自行做出強制性的決定,他會尊重團隊的深度專業意見。”
依靠外部意見是科技公司保護自己的手段之一。很多公司增加了複雜的內部指導方案,說明哪種帖子應該被封禁,並雇傭了數千名新員工來審核內容。
YouTube擴大了“可信舉報者”項目的規模,邀請一些團體來指出網站上的不當內容。從2017年到2018年,這些團體的數量從10個增加到了100多個。Twitter的信任和安全委員會(Trust and Safety Council )成員包括全球48個組織。
Facebook稱,在去年年底決定就仇恨言論和虛假資訊(統稱內容審核問題)徵求更多外部意見後,現在公司已向數百家組織徵詢意見。
為保守派組織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管理技術政策的Klon Kitchen表示,這些科技公司發現自己處於一個進退兩難的境地,因為每個月都會產生幾十億的帖子,而用戶的立場各不相同。該基金最近已經和Facebook達成了合作關係。
Kitchen說,他給Facebook的建議是,這些問題永遠都不可能完全消失,“你要去管理這些問題,而不是試圖解決這些問題”。
在Facebook加州門羅帕克總部負責外聯的Peter Stern表示,Facebook現在對平台的每個政策決定都尋求最多12家外部團體的意見。他拒絕透露具體諮詢了哪些團體。
Stern稱,“如果我們改變政策,一定會收到反饋,所以不如請他們參与進來。其實我們一直這樣做,只是沒有像現在這麼系統罷了。”
喬治梅森大學(George Mason University)立場偏右的莫卡特斯中心(Mercatus Center)高級研究員Adam Thierer稱,他曾經為Facebook和其他科技公司提供諮詢。當他聽到一個對Youtube上母乳餵養影片肌膚裸露程度之爭的投訴時,他充分意識到試圖去取悅所有人是徒勞的。
儘管一些人認為這些影片有醫學目的,但其他顧問懷疑是否應該讓不穿上衣的大胸男人的影片也得到允許。
Thierer稱,“我不想成為那個決定男人的胸部是否該被看到的人。”
Facebook前高級工程經理Brian Amerige去年10月份在工作了七年之後辭職,部分原因是他不認同Facebook決定哪些內容不可接受的方式。
Amerige稱,他感覺Facebook在試圖避免平台上出現任何有爭議的內容,從而阻礙了言論自由。而引入更多外部團體在他看來只會讓事情變得更糟,不管這些團體是保守派還是自由派。
“What happens when you have an undefinable principle and you defer to other people? It becomes a bunch of one-off-decisions,” he says.
他表示,“當你對一條原則感到心裏沒底,想去聽聽別人怎麼說的時候,結果會是什麼?是產生了一堆經不起考驗的決策。”
Facebook一位發言人不予置評。
儘管外部團體基本上不會獲得酬勞,但科技公司會為一些提供建議的組織捐款。Alphabet Inc.旗下的谷歌向200多個第三方團體捐款,其中包括傳統基金會、國家網絡安全聯盟(National Cyber Security Alliance)和美國稅制改革協會,據該公司透露。Facebook和多數公司沒有透露向外部團體捐款的情況。
高層認為,徵求外部各方的意見也是一種政治保護,當被指責具有反保守派傾向時,公司可以拿來自衛。去年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和共和黨議員曾多次提出這一指控。一些近期科技平台接觸過的保守團體指責稱,這些公司在決定什麼構成仇恨言論的時候過於聽從南方貧困法律中心的意見。
很多公司和其他團體依賴南方貧困法律中心的仇恨團體名單。南方貧困法律中心的網站顯示,這份名單囊括了全美近1,000個仇恨團體。南方貧困法律中心還在其“仇恨觀察”博客上寫過有關部分仇恨組織的內容。
南方貧困法律中心的高級研究分析師Keegan Hankes表示,南方貧困法律中心呼籲科技平台刪除他們認為是仇恨言論的內容,比如曾成功要求Facebook刪除新邦聯組織南方聯盟(League of the South)發布的內容。
南方聯盟一位發言人沒有對此置評。
Hankes稱,南方貧困法律中心不會一直在論戰中勝出。那些說我們影響力太大的團體是在“對我們的影響力言過其實”。
保守派活動家及“驕傲男孩”(Proud Boys)創始人Gavin McInnes已經被Twitter、Facebook和Instagram聯手封禁。該組織將自己描述為“西方沙文主義者”(Western Chauvinist),最近被認為與紐約和其他州的暴力活動有關。尚不清楚這些公司做出決定時是否徵詢了南方貧困法律中心的意見。
南方貧困法律中心將“驕傲男孩”界定為仇恨團體,並寫了數篇有關McInnes的網絡文章。McInnes已於去年11月離開了“驕傲男孩”。在其中一篇網絡文章中,南方貧困法律中心引用了McInnes在2016年的一段播客和Youtube節目中說的話,“我們會殺了你,簡單地說這就是驕傲男孩,我們會殺了你。”
據McInnes的律師透露的消息和一份起訴書草稿顯示,McInnes準備在最近幾天起訴南方法律中心,理由是後者在傳播有關他的誹謗性和虛假資訊。這起訴訟準備提及Facebook和Twitter對他封號的決定。
McInnes的律師Ronald Coleman表示,南方貧困法律中心“齊心合力地要毀了他。”
南方貧困法律中心一位發言人不予置評。推特的發言人也拒絕置評。Twitter發言人則表示,“南方貧困法律中心是我們在涉及仇恨言論的政策方面合作的多個團體之一。”
知情人士透露,Facebook高層最近已向部分保守團體保證不會只尋求南方貧困法律中心一家的意見。
幾家與Facebook合作的自由主義傾向組織去年12月份開始反對Facebook,並寫信批評Facebook“催生針對弱勢群體和民權組織的偏見和仇恨”,這封信的一份複印件顯示。發出這封信的組織包括全國有色人種促進會(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Colored People)和泛宗教企業責任中心(Interfaith Center on Corporate Responsibility)。
這些團體對Facebook平台受到的外部干預表示憤怒,要求首席執行長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辭去董事會主席職務並提拔新的董事。
他們還要求Facebook開除高層Joel Kaplan。Kaplan是保守派人士,曾牽頭接觸保守組織,但也因參加當時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Brett Kavanaugh的聽證會而引起內部員工的憤怒。Facebook一位發言人說,公司告訴這些團體將在本月對此作出回應。
Twitter方面,Dorsey牽頭接觸了一大批保守派人士,包括6月份在華盛頓舉行的一次晚宴和在紐約的另一次晚宴,這是參与會面的人士透露的。
美國稅制改革協會的Norquist稱,他利用這個機會聲援兩位“傑出的保守派人士”,他們曾在該平台發布反墮胎廣告時遇到麻煩。Norquist拒絕透露這兩名用戶的名字,僅表示Dorsey已讓他的團隊幫忙解決這一問題。
保守派猶太活動家Laura Loomer稱,她直到最近才知道,去年11月下旬,外部團體和個人曾私下遊說Twitter高層將她從網站上移除。
在發給Loomer的一封电子郵件中,Twitter表示她已經違反了公司的仇恨行為政策,因為她在一條推文中指責明尼蘇達州穆斯林國會議員Ilhan Omar是反猶者且支持伊斯兰教法。Loomer在一次採訪中稱,她指的是Omar在2012年發布的一條推文。在那條推文中,這位國會議員寫道,“願安拉喚醒世人並幫助他們看清以色列的惡行。”
向Twitter投訴的團體還有遊說組織美國伊斯蘭關係委員會(Council on American-Islamic Relations)。
該組織執行理事Zahra Billoo稱,美國伊斯蘭關係委員會並不經常插手反對其他用戶,在Loomer的案例中這麼做是基於她之前對穆斯林的評論。2017年,Loomer在紐約市的一次恐怖襲擊後發布推文稱,“就讓穆斯林毀了這一切吧。就因為那些野蠻人,大家都不能好好過個萬聖節了,他們正毀掉每個人的一切。”
包括民權組織穆斯林擁護者(Muslim Advocates)在內的其他組織也發出了類似的不滿聲音。
Twitter發給Loomer的电子郵件沒有提到幕後的討論。在賬號被暫停使用後,Loomer把自己銬在了Twitter紐約總部的大門上抗議,兩個小時後警察斷開了她的手銬讓她恢復自由。
Twitter的Borrman稱,暫停Loomer賬號是因為她“多次違反相同規定,而並非因為某一條推文。”他還表示,多年來很多組織和個人都因為她的賬戶聯繫過Twitter。
Loomer稱,她沒有發布任何仇恨或任何違反Twitter服務條款的內容。
Twitter的仇恨行為政策稱,用戶不得基於種族或性別煽動以暴力形式反對、直接攻擊或威脅其他人,用戶也不得給其他用戶帶來傷害。
美國伊斯蘭關係委員會的Billoo對科技公司接受反饋的開放態度表示歡迎。2016年,她自己的Facebook賬號也曾在發布一張圖片後被暫停,圖片內容是發給加州聖何塞一家清真寺的恐嚇信。
Billoo稱,她讓幾十個聯繫人發郵件給他們在Facebook上認識的每一個人,直到有人內部接手處理了這件事,然後她的賬號問題被解決了。
她說,“你必須無所不用其極,這點跟政治有點像。”


[未上市股票投資達人] 本週未上市股票推薦比賽<未上市達人>出爐: 第一名 無相 未上市股票:康全電訊 漲幅: 85.33% , 第二名 家棟 未上市股票:寶德能源 漲幅: 82.11% , 第三名 Ray chen 未上市股票:力智電子 漲幅: 79.49% , 第四名 陳 未上市股票:太電 漲幅: 75.38% , 第五名 更 未上市股票:力晶科技 漲幅: 58.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