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ontent, please wait..
           
 

1. 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全球經濟增速將進一步放緩    2. 歐元區11月工業產值大幅下滑,衝擊經濟復甦希望    3. 中國央行:2018年新增人民幣貸款同比大增    4. 美聯儲黃皮書顯示美企擔憂加劇    5. 中國金融機構去年12月新增人民幣貸款逾1萬億元,超預期    6. 德拉吉警告稱歐元區經濟弱於預期    7. 中國央行周三凈投放人民幣5600億元,創歷史單日投放最高紀錄    8. 中國12月份房價上漲動能同比增強    9. 中國今年將加緊採取行動支持經濟    10. 中國商務部:去年對外非金融類直接投資同比微增    11. 英央行行長卡尼料中國經濟將繼續放緩    12. 印尼央行維持關鍵利率不變    13. 美聯儲稱學生貸款已衝擊住房市場    14. 政府停擺可能導致美國連續99個月的就業增長終結    15. 中國12月以美元計進出口罕見雙雙同比下降    16. 中國2018年貿易順差收窄    17. 本周全球經濟大事    18. 特朗普關稅攻勢下中國對美貿易順差仍創新高    19. 中國2018年乘用車銷量自1990年以來首次下滑    20. 美聯儲副主席稱貨幣政策無預設路徑   
  公開資訊觀測站 | 證券櫃檯買賣中心 | 興櫃即時行情      

EMail:
密碼:
認證碼:
記住EMail
忘記密碼
免費加入會員
 
 
line
 
 
長紅未上市股票資訊網 > 科技產業新聞  
 
 

哈佛押注氣候變暖,悄悄做起買地抽水種葡萄的生意


在加利福尼亞州山頓,當農場主Steve Sinton得知,有一家自己從未聽說過的公司要以高出市價的價格收購自家牧場附近的大片農田,他對此深感疑惑。2012年,這家名為Brodiaea Inc.的公司在短短數月之內,將這塊平坦山谷中超過三平方英里的土地收入囊中。 “他們的出價高得驚人,”Sinton說,他與其他人合夥開了一座家族農場,養牛,也種葡萄。從傳統農業的經營回報看,這麼高的價格並不合理。“在我看來實在說不通。” 代表Brodiaea公司簽署鑽井許可和地產購置合同的人名叫Matt Turrentine,他是當地人,最近拋下了家裡的葡萄經紀生意來做這個。Sinton和其他當地居民說,Turrentine不肯透露這項投資的幕後老闆是誰。後來Brodiaea公司又購置了更多土地,鑽了深水井,還開始種葡萄,每年大約能收穫數十億顆葡萄。 有一點很清楚。Brodiaea公司願意為地下水資源豐富的土地支付溢價,由於聖路易斯奧比斯波縣(San Luis Obispo County)其他區域的蓄水層水位急劇下降,因此地下水資源越來越寶貴。“我們不知道Brodiaea是何方神聖,”在附近居住的退休環境工程師Sue Luft說,“但我們知道那是一筆巨款。” 2014年,真相大白了,一篇房地產通訊文章揭曉了買家身份:哈佛大學。 哈佛大學捐贈基金的投資管理機構——哈佛管理公司(Harvard Management Co.)藉由Brodiaea等實體機構,在加州中央海岸(Central Coast)悄然建立起規模龐大的葡萄種植生意。有了土地,它就有機會獲得該區域的大量水資源,而全球變暖使得這片區域的水源愈加珍貴。 近年來,加州深為乾旱所苦,农民所受的衝擊尤為嚴重。2015年的一項研究發現,過去20年來,中部海岸地區有30%的時間有旱情;而此前100年內,這個数字僅為14%。這項研究的合著者、斯坦福大學教授Noah Diffenbaugh表示,乾旱導致蓄水層支出的水量激增,而很多蓄水層在雨季並未補足相應的水分。 事實證明,哈佛的布局頗有先見之明。作為美國最大的捐贈基金之一,哈佛大學捐贈基金的資金規模為390億美元,而它的葡萄園目前估值為3.05億美元,比2013年增長了近三倍,與之形成對比的是,該基金的自然資源投資總體表現不佳。 這一投資行為也遭到部分農場主和其他當地人的反對,他們擔心哈佛最終會把地下水消耗殆盡,並不恰當地影響與水資源使用相關的監管法規。“讓他們控制我們的地下水資源規劃合適嗎?”聖路易斯奧比斯波縣監督人Debbie Arnold說,“我覺得不合適。” 而另一些人,比如Sinton,倒沒那麼擔心,他們指出,這裏早先種的某些作物比葡萄更吸水。“我小時候,”Sinton說,“他們在那兒種的是苜蓿和甜菜。” 哈佛管理公司的一位發言人表示,該捐贈基金的政策不允許其談論單個投資項目。哈佛在其2012年(即Brodiaea開始收購土地的那一年)的財務報告中表示,哈佛中意自然資源類資產,“因為我們相信,在未來幾十年內,全球經濟對自然資源實物產品的需求將不斷增長。” 在氣候逐漸變暖的地球上,不會有其他資源比水受到的影響更大,愈加頻繁的乾旱、暴風雨和水分蒸發的變化改變了對飲用水、農業和工業至關重要的水流。 儘管對水資源做金融投資的方式不多,但投資者依然開始了行動。收購附帶水資源的耕地就是一種方法。在加州中央海岸,“最好的地產加最好的水資源能賣出創紀錄的價格。”專門研究葡萄園的地產估價師JoAnn Wall說,“水資源不夠,這塊地也會貶值。” 將農業視為水資源投資替代渠道的投資者包括沖基金投資人Michael Burry,他做空美國房地產市場的活動被記錄在小說《大空頭》(The Big Short)及其同名影片中。2015年《紐約雜誌》(New York Magazine)的一篇訪談文章曾引述他的話,稱“我清楚的是,投資食物是投資水的一種方式。也就是說,可以在水資源豐富的地區種植作物,然後運輸到缺水的地區售賣。”Burry對此文不予置評。 上市的農田投資信託公司Gladstone Land Corp.首席執行長David Gladstone表示,加州最近的乾旱讓其公司與租地來種的農戶獲利,因為他們有水,而別人沒有。不斷變化的氣候使得水的控制權越來越有價值,他說,“這句話放在美國大多數地方都不會錯;放在加州,那就稱得上是千真萬確了。” 哈佛所有的一個葡萄園裡的葡萄。 圖片來源:Russell Gold/The Wall Street Journal 乾渴的加州 在加州葡萄園,以水來衡量的收益公式很是吸引人。葡萄收穫時,約75%的重量是水。加州葡萄酒在全球廣受歡迎,因此只要有了葡萄園,就能把水有效地轉化為收入。 “沒水就沒法耕種,這毋庸置疑。”加州大學聖克魯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ta Cruz)助理教授Madeleine Fairbairn說,他主要研究投資者購買農田的現象,“因此,加州的土地價值與水權密切相關。” 在加州,水一向是個頗具爭議性的話題。之前,洛杉磯從歐文斯谷(Owens Valley)騙取了水權,影片《唐人街》(Chinatown)的靈感就來源於此。最近,一些環保人士開始關注農業灌溉的問題,他們認為,杏仁等農作物的耗水量過大。 科學家與州政府官員表示,氣候變化使情況進一步惡化。曾經承擔了加州大部分地區用水需求的內華達山脈融雪如今越來越難指望上,有時融雪時間過早,水量過多,水流入海之前超過了水庫的蓄水能力——有時則根本沒有融雪。 在哈佛大學開始收購土地的前一年,當地官員擔心該地區地下水流域減退。它曾被譽為密西西比河以西最大的淡水蓄水層之一,然而部分井中的水位已經顯著下降。 2011年初,聖路易斯奧比斯波縣發布了一份報告,報告中有一張以深紅色標注的地圖——當地人稱之為“紅區”或“紅點”——那是地下水已經下降70多英尺的地區。“我們這裏越來越熱,越來越干。”該縣一名葡萄園管理者Willy Cunha說。這使得水資源豐富的土地變得更加珍貴。“就像加州海濱房產一樣。上帝可不會再給我們更多恩賜了。” 哈佛的葡萄園 哈佛的葡萄園裡沒有遊客指示標,也沒有奢華的品酒室,只有“禁止擅入”的牌子、車轍縱橫的道路以及農業設備。哈佛管理公司的農業經營部門向釀酒商出售葡萄。 哈佛初次涉足該領域可以追溯到2012年,彼時,當地兩名葡萄園管理者Turrentine與James Ontiveros創建了一家名為Grapevine Capital Partners LLC的農業投資諮詢公司,並向哈佛提出這一設想。哈佛與他們簽訂了合同。 Grapevine Capital“發現了一塊地下水充足的地區,而且還位於紅區之外。”專攻葡萄園的農業土地鑒定師Tony Correia說。2015年,葡萄酒行業撰稿人Rusty Gaffney寫道,Ontiveros對他提及過Grapevine公司為哈佛找到的那塊土地,對方告訴他“儘管最近氣候發生變化,乾旱嚴重,但該地還是有足夠的地下水蓄水層支持耕種。” Turrentine表示他沒有獲得哈佛的允許談論這些投資。Ontiveros未回應置評請求。 圖片來源:Russell Gold/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在加利福尼亞的中央海岸,哈佛已經投資了數千英畝的葡萄園,選擇的區域均附帶優良地下水資源的水權。 圖片來源:Russell Gold/The Wall Street Journal 縣記錄顯示,Grapevine為哈佛找到的這塊土地位於洛杉磯西北190英里處,山登以南的一塊平底山谷中。當地地下水管理局的報告顯示,該地區的地下水比帕索·羅布爾斯葡萄酒核心產區的其他葡萄種植地更容易開採。水位距離地面比較近,而且下降的深度還不到30英尺。 此外,一條通往聖巴巴拉的巨型水渠也穿過了這條山谷。地方官員已經就水渠接入權進行了談判。 2012年6月,Turrentine提交了創立Brodiaea公司的文件,Brodiaea這個名字是一種百合的學名。儘管文件並未提及,但事實上這家公司完全由哈佛大學所有。7月,Brodiaea在該縣收購了第一處地產。當地經紀表示,該公司通常購買的是未掛牌的地產,其中許多是胡蘿蔔農場。 縣記錄顯示,2012年秋,Brodiaea零零碎碎總共購買了大約3,000英畝土地,開始建造葡萄園。最終,按應稅價值計算,該公司成了聖路易斯奧比斯波縣排名前十的地產所有者。 2013年夏,哈佛葡萄園以西約10英里處,帕索·羅布爾斯與山頓之間的幾口居民水井乾涸了。人們的普遍共識是,乾旱導致葡萄園抽取了更多井水。居民開始參加縣會議,要求對地下水流域採取行動,其中就包括哈佛擁有的土地。 在2013年7月的一次縣會議上,當地居民Lindsay Pera告訴公職人員,她家的周圍有許多綠色的葡萄園,“這片綠色是對本縣水資源的榨取,我們縣的水被以葡萄酒的形式運往外地。”她說,自己仍然擔心帕索·羅布爾斯地下水流域的資源被大規模榨取。 縣監管人員發布了一項緊急暫停開鑽新的農業水井的禁令,執行時間從2013年8月27日開始,涵蓋的範圍不僅是已受影響的地區,同時也包括哈佛收購的這種地下水水位沒怎麼下降的區域。 禁令生效的前一天,哈佛下屬的Brodiaea公司提交了一份申請,要求在該縣的其他地方打七口更深的井——加起來足以在90分鐘內填滿一個奧運會標準大小的游泳池。縣記錄顯示,有一口井打到112英尺處就有水了,然而鑽井工一直挖到1,200英尺深處才停下來。 這樣一來,即使乾旱導致地下水位進一步下降,哈佛也能繼續取水。 大約四個月後,哈佛提交文件,創辦一個新的實體企業:SLO San Juan Road LLC。Turrentine與Ontiveros的Grapevine公司成為了這家新企業的代理。Harvard通過SLO繼續購買山登南部的地產。2014年初,Brodiaea在附近的庫亞瑪谷收購了一座8,700英畝的牧場。 哈佛旗下的公司繼續在山頓地區的土地上種植砧木。新生的葡萄藤蔓將很快覆蓋山谷的大部分地區。 2014年3月,《農田投資者來信》(Farmland Investor Letter)披露哈佛是Brodiaea公司的後台老闆。部分當地居民大聲疾呼,稱哈佛與Turrentine將對未來地下水的使用擁有超乎尋常的影響力,而當地勢單力薄的農村居民則會失去話語權。 2016年初,Brodiaea租用的鑽機開始在庫亞瑪谷的土地上鑽12口水井。完工後,工人們在上面種上葡萄藤,並抽取蓄水層的水來灌溉這些新生植物。 水權競爭 Cindy Steinbeck是一名葡萄園主,她家在該地區種植葡萄已有50年了。2016年3月,她寫信給哈佛管理公司總裁,稱其借有限責任公司的名義“似乎是有意掩蓋哈佛大學在當地的活動”。 “這項投資並沒有經濟意義,”她寫道,並指出哈佛的出價高於市場水平,“如果貴方的目的僅僅是種植、銷售葡萄。然而,如果投資不是出於發展農業目的,而是為了獲取水的代理權,那就大有意義了。” 哈佛大學的一名官方人員回應說,本校的這項投資“純粹是農業性質的”,他們的葡萄園會優先考慮水資源保護。Steinbeck說自己依然很擔心。 環保主義者Kat Taylor今年早些時候辭去了哈佛大學監事會的職務,抗議捐贈基金對化石燃料和水資源的投資行為,她認為此舉威脅到了民眾的水權。Kat Taylor同時也是沖基金億萬富翁及自由派活動人士Tom Steyer的妻子。哈佛大學監事會有協理哈佛大學的職責,但並不直接負責哈佛管理公司的事務。 “從短期看來,這可能是在建造葡萄園,”談及哈佛在加州的投資時Kat說,“而從長遠來看,這是在獲取水資源。” 哈佛的投資指南稱,隨着全球人口、氣候變化和食品消費的增長,人類對耕地和水等稀缺資源的競爭加劇,“未來數十年內,本地資源權利會變得越來越重要。”而哈佛提交的所有計劃都表明,它打井是打算用水種植葡萄。 2014年,加州經歷了有記錄以來最熱的一年。州長Jerry Brown為了保護地下水,簽署了全面的法規來防止地下水枯竭。《可持續地下水管理法》(Sustainable Groundwater Management Act)確定了20個“瀕危”地下水流域,包括哈佛葡萄園的地下水區域,這些區域需要在2020年之前制定計劃,限制地下水的抽取。 2017年,為了編寫這些用水計劃,山頓的大土地主投票劃分出自己的水區,由五人委員會管理。Turrentine當選了委員會成員,哈佛因此對計劃擁有發言權。 附近庫亞瑪谷的地下水流域也被划進了“瀕危”名單。Turrentine的Grapevine公司聘請了水文學家,論證哈佛的庫亞瑪葡萄園與其他流域之間存在地質斷層。 到目前為止,加州對此並未認可上述說法,也沒有劃分出新的地下水流域。上述說法若被認可,則意味着哈佛的公司不必為了有限的水量分配而與一些大型農場競爭。 “如果他們開始搶奪我的水,”哈佛葡萄園附近的农民Jon Jones說,“那問題就大了。” Roberta Jaffe與丈夫Steve Gliessman,她擔心哈佛會耗盡含水層的水。 圖片來源:Dylan Gordon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Roberta Jaffe與丈夫Steve Gliessman在附近經營一座小葡萄園和橄欖園,她擔心氣候變暖已經使水變得更加稀缺和珍貴,也害怕哈佛會試圖把水輸送給南加州的城市。她援引先例,提到加州供水公司Cadiz Inc.獲得了縣和聯邦政府的許可,在莫哈韋沙漠修建地下管道,每年向南加州供水公司出售163億加侖的水。 “最意想不到的事也有可能發生。”她說。 哈佛已經申請在庫亞瑪谷葡萄園裡修建三座大型襯砌水庫,正在等待縣官員的回應。每座水庫的儲水量為1,600萬加侖。Jaffe等人對此表示反對。 在今年秋天當地規劃委員會的一次會議上,Brodiaea公司的顧問David Swenk表示,公司有權開發水資源。他說,“農場主有權耕種,也有權利用自己土地下面的水。” 查看本文的英文版 ➝


[未上市股票投資達人] 本週未上市股票推薦比賽<未上市達人>出爐: 第一名 家棟 未上市股票:寶德能源 漲幅: 89.27% , 第二名 無相 未上市股票:康全電訊 漲幅: 85.33% , 第三名 Ray chen 未上市股票:力智電子 漲幅: 80.77% , 第四名 陳 未上市股票:太電 漲幅: 71.22% , 第五名 更 未上市股票:力晶科技 漲幅: 60.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