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ontent, please wait..
           
 

1. 美擬對與中國政府有關聯的駭客提出刑事指控    2. 中國評論人士:華為事件預示西方“鐵幕”即將降臨    3. 中國警告加拿大:如不釋放孟晚舟必將造成嚴重後果    4. 美國堅持對華強硬立場 美中休戰細節浮出水面    5. 華為靠矽谷崛起,但可能毀於華盛頓之手    6. 華為跌倒誰受益?    7. 孟晚舟被捕體現美國執行制裁的決心    8. 波音退出中國資助的Global IP衛星項目    9. 華為高管被捕加劇美中對抗    10. 華為為何如此重要?    11. 美國將矛頭對準華為,與中國展開更激烈對抗    12. 滙豐控股監督人向檢方舉報華為可疑交易    13. 遭加拿大逮捕的孟晚舟被視作華為明日之星    14. 加拿大當局應美國要求逮捕華為CFO孟晚舟    15. 特朗普任命對華強硬派萊特希澤負責美中貿易談判    16. 中國首次承認90天的中美貿易談判期限    17. 中國如何巧取波音絕密衛星技術?    18. 道指暴跌近800點,因貿易和經濟擔憂重燃    19. 特朗普團隊擬在90天談判中採取強硬立場    20. 中國在全球商用電動汽車市場獨領風騷   
  公開資訊觀測站 | 證券櫃檯買賣中心 | 興櫃即時行情      

EMail:
密碼:
認證碼:
記住EMail
忘記密碼
免費加入會員
 
 
line
 
 
長紅未上市股票資訊網 > 國際經濟分析  
 
 

那些恨特朗普的人,到底在恨什麼?


美國所有重大選舉都引人入勝,但今年的中期選舉令人着迷,因為民主黨沒有抓住太多把柄,絕大多數時事評論員都忘了提及這一點。美國目前經濟繁榮,國際地位穩固。外交方面,美國在關鍵時刻想起了馬基雅維利(Machiavelli)500年前告誡君王的話:你要尋求的不是被愛戴,而是被畏懼。 對任何一個誠實的左派人士來說,與奧巴馬時代做對比一定是痛苦不堪的。對子孫後代來說,卡瓦諾(Kavanaugh,美國新上任的大法官)之戰將成為民主黨精神破產的標誌,犹如儀錶盤上閃爍的紅燈,發出沒油的警告。左派敗下陣來。 這個情況以前不是沒發生過,上世紀80、90年代以及本世紀初都有過。但金融危機的到來將自由主義從必然的毀滅中拯救了出來。如今,左派人士祈禱美國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能穿上超人戰服,再次挽救他們於水火之中。 不過就目前來看,左派人士的唯一議題是“我們討厭特朗普”。這種情緒頗具教育意義,因為左翼厭惡特朗普的地方也正是他們厭惡美國的地方。其影響是重要的,也是痛苦的。 並不是所有左派都恨美國。但我認識的左翼分子確實都討厭特朗普的粗俗、他的爭強好勝、他的口無遮攔、他對美國例外論的篤定、他對知識分子的不信任、他對簡單可行想法的熱愛,以及他拒絕相信男女角色可互換。最糟糕的是,除了完成工作外,他沒有任何意識形態。他的目標就是完成擺在眼前的任務,而不是任人擺布,然後就是享受生活。簡而言之,他是個誇張版的典型美國人,因為他不會用任何條條框框來約束自己的行事風格,除非那些條條框框是他自己發明的。 特朗普缺乏約束,因為他腰纏萬貫,且向來如此。與其他富人不同的是,他醉心於財富,從沒覺得有必要為此道歉。他從不知道要把自己的真實想法深藏於心,因為沒有這樣做的必要。他從不為自己身上所具有的一般男性癖好而感到尷尬。有時候,他對女性頗為不敬。這一點上,美國人(無論左派還是右派)替他感到害臊,就像他們替肯尼迪和克林頓感到害臊一樣。 但作為一名選民,我的工作是選出對美國最有利的候選人。我對特朗普展現出來的那種無法無天的典型美國人的粗俗感到抱歉。這種粗俗是不符合總統身份的,讓我們在其他國家面前覺得丟臉。但另一方面,特朗普的許多反對者過於擔心別人的想法。我本來也很樂意看到美國贏得法國、德國和日本的尊重。但我不會為此失眠。 那些討厭特朗普與接受(包括喜歡或只是能容忍)特朗普的美國人之間的區別,體現在他們對普通美國人的看法上。這些普通人是农民、工廠工人、汽車修理工、机械師、卡車司機、店主、售貨員、軟體工程師、步兵、家庭主婦。我認識的左翼知識分子說,他們不喜歡這些人,因為這些人往往是保守的共和黨人。 希拉里·克林頓和奧巴馬知道這些人的真正罪過。他們知道這些人有多可怕,因為他們有愚蠢的槍支和可惡的教堂。他們沒有錢,只有發不完的牢騷,所以無法讓自己顯得有趣,Twitter上也沒有任何粉絲可言。每年有關達沃斯論壇的報道,他們理也不理,而是跳過去直接看福克斯新聞(Fox News)。這些人中哪怕是佼佼者,其才華也不會像美國參議院少數黨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那樣耀眼,更不用說像米歇爾·奧巴馬(Michelle Obama)了。事實上,他們像綿羊一樣愚笨。 特朗普讓我們想起,真正的普通美國人是什麼樣的。普通的美國男性不算,普通的美國白人也不算。可以肯定的是,到2020年,知識分子會被投票支持特朗普的女性和黑人人數所驚呆。他可能正在重新調整美國的政治版圖:各種極其普通的美國人與不那麼普通的美國人。 許多左翼知識分子希望用科技來消滅那些維持落伍人群(如卡車司機)生計的工作,但這種想法離譜到了可笑的程度。你不可能通過互聯網來快遞食物和衣服,不可能在互聯網上擁抱你的妻子、女朋友或孩子,也不可能在互聯網上陪你最好的朋友靜靜地坐着。這本來可能是明擺着的事,但成為一個知識分子,就意味着沒有什麼事是顯而易見的。特朗普不是天才,但如果你能知道哪些事是顯然不可能的,再加上一些常識,你就已經做到了十之八九。(有學問固然不錯,但典型的現代知識分子不僅因為沾染了政治而導致其學識變得廉價,還為自己用不靈光的左翼糟粕改變其教學而感到自豪。) 所有這些導引出一個重要問題:有沒有可能只是討厭特朗普,而不討厭普通美國大眾?擱在今天,這個問題會招來憤懣,不被理會,但對未來的歷史學家來說卻不容忽視。 沒錯,特朗普是個無法無天的普通美國人。你當然可以討厭他的一些主要特質,譬如他在Twitter上小孩子脾氣、缺乏自控力的喋喋不休,反擊別人時則像個欺負小孩的惡霸,但你不討厭沒有這種傾向的普通美國人。(特朗普正在修正這兩個特點。)你也可能不喜歡他的一切。我不會選擇他做朋友,他也不會選我。但我看到的左翼通常是赤裸裸、無條件地憎恨特朗普,而憎恨者(請上帝寬恕他)還會因為他們的憎恨而感到驕傲。這太令人沮喪了,甚至噁心。我相信,這意味着討厭特朗普的人必然真心討厭普通美國人(不分男女老少,黑人或白人),通常也會討厭美國。 誠然,特朗普是普通美國人的誇張縮影,而不是美國人本身。你可以懶得理他,但如果是發自內心地討厭,則能說明問題。里根(Ronald Reagan)當選總統時,許多美國人覺得臉上無光。電影演員當總統?但總體來說,他為美國選擇的新方向獲得了巨大的成功,里根也因此成為了偉大的總統。很明顯,這個國家就是要讓外行來管理,讓普通人來管理,而不僅僅是律師和官僚。 那些曾投票支持特朗普並在今年11月投票支持共和黨候選人的選民,他們憂心的是美國,而不是美國的形象。這位美國總統值得我們去尊重,因為美國人值得被尊重。那些讓美國變得偉大、讓美國人時時刻刻都在進步的,不是網絡評論員、社會主義高中教師和知名教授錦上添花的工作,而是那些以人為本的事。 (David Gelernter是耶魯大學的計算機科學教授,也是Dittach LLC公司的首席科學家。最近他出版了新書《心靈的潮汐》(Tides of Mind)。本文為作者個人見解,不代表《華爾街日報》的觀點。) 查看本文的英文版 ➝


[未上市股票投資達人]
  • 本週未上市股票推薦比賽<未上市達人>出爐:
  • 第一名 家棟 未上市股票:寶德能源 漲幅: 89.27%
  • 第二名 無相 未上市股票:康全電訊 漲幅: 85.33%
  • 第三名 Ray chen 未上市股票:力智電子 漲幅: 81.54%
  • 第四名 陳 未上市股票:太電 漲幅: 70.80%
  • 第五名 更 未上市股票:力晶科技 漲幅: 6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