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ontent, please wait..
           
 

1. 外交爭端升級 沙烏地下令拋售加拿大資產    2. 土耳其危機攪動全球市場,埃爾多安呼籲捍衛里拉    3. 為應對貿易戰,中國加大放貸力度提振經濟    4. 中國關稅策略反轉:美國原油不再是報複目標    5. 中國央行出手抑制人民幣迅速貶值    6. 中國威脅將對600億美元美國商品加征關稅    7. 美參議員就中國全球投資計劃施壓特朗普政府    8. 做空中國交易卷土重來 已獲利71億美元    9. 特朗普對華攻勢取得戰果的機會稍縱即逝    10. 美商業圓桌會議建議特朗普給中國列出改革清單    11. FBI稱通用電氣華裔工程師涉嫌竊取動力渦輪機技術    12. 美國考慮將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稅率提高至25%    13. 習近平臂膀王岐山在中美貿易戰中充當傳話人    14. 美國國會通過國防法案,兩黨聯手強硬對華    15. 中國任命庄榮文為網信辦主任    16. 中共中央政治局:下半年要保持經濟平穩健康發展    17. 馬來西亞懷疑“一帶一路”項目資金被用於償還1MDB債務    18. 特朗普顧問敦促提高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擬徵稅率    19. 中國7月官方製造業PMI創五個月新低,進出口指數均低於50    20. 特朗普:願意無條件與伊朗總統會面   
  公開資訊觀測站 | 證券櫃檯買賣中心 | 興櫃即時行情      

EMail:
密碼:
認證碼:
記住EMail
忘記密碼
免費加入會員
 
 
line
 
 
長紅未上市股票資訊網 > 產業分析  
 
 

科技公司的超級英雄時代終須結束


無論是Theranos Inc.的CEO Elizabeth Holmes,或者被趕下台的前優步(Uber Technologies Inc.) CEO Travis Kalanick,還是像Snap Inc. (SNAP)的Evan Spiegel和特斯拉(Tesla Inc., TSLA)的馬斯克(Elon Musk)等正面臨困境的上市公司負責人,這些曾因藐視傳統而受到追捧的強勢創始人兼CEO如今面臨一個新的現實:他們畢竟不是超級英雄。
將他們視為超級英雄對他們的企業和投資者都產生了不利影響。 造成這種現狀的原因不難理解:此類天才科技創始人的神話源自現實世界中的“眾神”,從愛迪生(Thomas Edison)、戈登‧摩爾(Gordon Moore)到喬布斯(Steve Jobs)和貝索斯(Jeff Bezos),他們被公認為行業革命的有功之臣。投資者和公司治理專家表示,問題在於,按照每一位科技公司CEO都可能打造出另一個蘋果公司(Apple Inc., AAPL)的理念來構建企業和股市估值的做法是荒謬的,而且會產生反作用。
初期投資公司SK Ventures的合伙人Paul Kedrosky稱:“如果你僅有的論據是喬布斯或貝索斯,那你就沒有論據,因為他們只是個例。”
對創始人兼CEO的崇拜之風現在正處於頂峰時期,原因有兩個。首先,流入受風投支持初創企業的資金呈爆炸式增長。所有資金都在追逐為數不多的熱門初創公司,這意味着這些公司的創始人擁有超過以往任何時候的話語權,他們正在想方設法控制自己的公司,實際上將他們自己打造成了終生獨裁者。
為CEO和董事會提供公司治理諮詢的Adam Epstein稱:“可以說,歷史上非上市公司的創始人從未有過這麼大的權力。”
即使這些公司上市,一些創始人仍擁有無限權力。例如,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控制着Facebook Inc.,因為他的持股使他在所有公司事務上的投票權超過所有其他人的總和。對Alphabet Inc.聯合創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塞吉·布林(Sergey Brin)來說情況也一樣。甚至像Snap和Blue Apron Holdings Inc.這樣沒有巨額收入的公司,他們的創始人也獲得了幾乎絕對的權力。
儘管這給股東帶來風險,因為一旦管理層失敗或市場轉向,股東們就相對無能為力,但似乎每個人都想從超級英雄神話中分一杯羹。科技上市公司的市值正在飆升,自從20世紀90年代末互聯網泡沫破滅以來,還從未出現過這種盛況。
許多運動員相信上了《體育畫報》(Sports Illustrated)封面的人或團隊就要倒霉。CEO們可能也會厄運當頭。據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2008年發布的研究報告,那些被認為是天才的CEO們管理的公司業績出現顯著下滑,可能是因為這些領導人忙着用書籍、演講和推特等諸如此類的方式提升自己的形象,無法集中精力管理企業。
把CEO們當作氪星出生的超人來對待,還會導致他們薪酬過高,權力過大,以及其他一些不良後果。 這不止是對CEO們過譽,還會直接影響他們如何在自己的公司施加影響力。在一家普通公司(無論上市與否),CEO為股東選舉出來的董事會服務。理論上講,股東根據持股數被授予權力,他們可以隨意聘用或解僱CEO。而實際上,董事會可能有CEO的很多朋友,特別是當CEO同時又是持股創始人時。
當創始人說服投資者授予他們超人式的公司管理特權時,權力會得到鞏固:
--在特斯拉,公司章程中有一個條款意味着董事會的任何人員變動都必須獲得絕對多數股東的批准。這實際上給予持有22%股權的馬斯克對特斯拉的控制權。
--在優步,2016年Kalanick提出增加三個由他控制的董事會席位,這引發優步最大投資者之一提起訴訟。一位發言人稱,優步此後改為“一股一票”的治理結構,董事會席位從11個增加到17個。
--在Theranos Inc.,Holmes所持股份對應的投票權是其他股東的100倍,她因此擁有無限權力。
--在Stripe Inc.,為激勵公司上市,投資者給聯席創始人擁有超級投票權的股票,通常是每股對應10份投票權。
--在WeWork Cos.,聯席創始人兼CEO Adam Neumann擁有65%投票權,並且是董事會薪酬委員會成員之一。
--在Snap,流通股根本沒有投票權,這樣安排是為了不影響Spiegel行使特權。
過去一年,Spotify Inc.和Blue Apron上市時均採取了確保股東不會限制CEO的股權方案。 蘋果喬布斯。照片攝於2007年。初期投資公司SK Ventures的合伙人Paul Kedrosky稱:“如果你僅有的論據是喬布斯或貝索斯,那你就沒有論據,因為他們只是個例。” 圖片來源:Paul Sakuma/Associated Press 無論是上述公司還是更早的先例,有些創始人的確用權力幫助公司取得了可持續增長,但這不過是例外。風投公司Social Impact Capital創始人Sarah Cone表示,一旦獲得特權成為趨勢,所有創始人都想擁有,但她認為有資格完全掌控公司而不受任何監督的創始人不超過三個。
幸運的是在硅谷之外這一趨勢並未流行。據機構投資人委員會(Council of Institutional Investors)數據,2017年上市公司只有14%具有永久同股不同權結構。 從創始人角度(不一定是從投資者角度)來看,創始人希望獲得更大控制權有法律方面的原因。很多連續創業者有過被排擠出之前公司或被迫提前出售公司的經歷。而且Kedrosky還表示,在之前科技股泡沫出現前的幾十年間,風投比創始人的權力大得多,而且不怕動用這些權力。他還說,即使首次創業者也聽過這些故事。
有跡象顯示,對科技創業者的盲目崇拜日漸式微。Kalanick下台、Theranos倒閉、Facebook的醜聞和Snap的不佳表現都是證據。
在周二特斯拉年度股東大會上,馬斯克面臨被撤銷董事長職務及更換他所提名三位董事的投票表決。雖然兩項行動都未成功,但股東正在起訴馬斯克。
當投資者再次認清公司掌門人只不過是凡人時,誰知道會發生什麼情況?也許良好的治理會再次成為潮流,因為良好的治理可以幫助大公司年復一年地穩步前行,甚至也跟上了一些初創公司的步伐。


[未上市股票投資達人]
  • 本週未上市股票推薦比賽<未上市達人>出爐:
  • 第一名 家棟 未上市股票:寶德能源 漲幅: 88.11%
  • 第二名 Ray chen 未上市股票:力智電子 漲幅: 85.88%
  • 第三名 更 未上市股票:力晶科技 漲幅: 76.79%
  • 第四名 陳 未上市股票:太電 漲幅: 67.74%
  • 第五名 黃SIR 未上市股票:大銀微系統 漲幅: 6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