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ontent, please wait..
           
 

1. 外交爭端升級 沙烏地下令拋售加拿大資產    2. 土耳其危機攪動全球市場,埃爾多安呼籲捍衛里拉    3. 為應對貿易戰,中國加大放貸力度提振經濟    4. 中國關稅策略反轉:美國原油不再是報複目標    5. 中國央行出手抑制人民幣迅速貶值    6. 中國威脅將對600億美元美國商品加征關稅    7. 美參議員就中國全球投資計劃施壓特朗普政府    8. 做空中國交易卷土重來 已獲利71億美元    9. 特朗普對華攻勢取得戰果的機會稍縱即逝    10. 美商業圓桌會議建議特朗普給中國列出改革清單    11. FBI稱通用電氣華裔工程師涉嫌竊取動力渦輪機技術    12. 美國考慮將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稅率提高至25%    13. 習近平臂膀王岐山在中美貿易戰中充當傳話人    14. 美國國會通過國防法案,兩黨聯手強硬對華    15. 中國任命庄榮文為網信辦主任    16. 中共中央政治局:下半年要保持經濟平穩健康發展    17. 馬來西亞懷疑“一帶一路”項目資金被用於償還1MDB債務    18. 特朗普顧問敦促提高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擬徵稅率    19. 中國7月官方製造業PMI創五個月新低,進出口指數均低於50    20. 特朗普:願意無條件與伊朗總統會面   
  公開資訊觀測站 | 證券櫃檯買賣中心 | 興櫃即時行情      

EMail:
密碼:
認證碼:
記住EMail
忘記密碼
免費加入會員
 
 
line
 
 
長紅未上市股票資訊網 > 國際經濟分析  
 
 

中國經濟增長的一大隱患:低生育率


中國正接近面臨“人口定時炸彈”問題。再過10年,中國60歲以上人口將超過美國人口總數。中國勞動力正在萎縮,而新生兒數量不足。
可是就在去年,當教授Li Yuanyuan懷上第三個孩子時,她在青島的僱主要求她終止妊娠,不然就得辭職。她拒絕了這一要求,但壓力讓她噩夢連連。她在懷孕期間說:“我怎麼能不擔心呢?我們最終可能要在沒有任何收入的情況下撫養三個孩子。”
中國是全球生育率最低的國家之一,中國夫妻目前仍不能多生孩子,而解決中國人口急劇老齡化這個問題得靠孩子。
一些專家多年來一直認為,隨着科技進步推動生產率提高,人口增長放緩可能有助於緩解中國創造新增就業的壓力。而另一些人則認為,老齡化問題是中國長期經濟健康的一個隱患,在中美貿易衝突加劇之際,對中國在資源、技術和工業方面的全球抱負而言,這可能是一個痛點。
中國官員一直在“軟化”生育限制,並表示不願對這個長期以來的政策作出突然巨大的調整。一些人口統計學家稱,這些措施太緩慢,無法扭轉老齡化趨勢。 儘管在2016年廢除獨生子女政策后,中國所有夫婦都可以生育兩個孩子而不會受到處罰,但計劃生育方面的法律規定,生育超過兩個小孩將面臨處罰。地方政府部門的執法方式通常是罰款,而事業單位則常常強迫婦女遵守生育方面的限制。
立法者、研究人員和父母警告稱,中國不能採取這樣強迫的方式。反對生育限制的人士希望中國在2018年取消一切生育限制。
但中國政府不能完全放手,繼續干預生育,一些人口統計學家稱,計劃生育政策原本就是以猜測為基礎,即使在40年前也沒有必要。
中國在3月份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上確實暗示將出現重大政策變化,宣布將取消執行生育政策的官方機構——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並組建一個新的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但政府並未承諾取消生育限制。
這讓一些父母困惑不已,包括一位34歲的中國南方女商人。這位不願透露全名的Cai姓女士對全國人大的消息感到興奮,但同時也被弄糊塗了,她想知道自己是不是不再需要為去年出生的第三個孩子繳納約12,000美元罰款。她說:“這是不是意味着現在生三孩合法了?” 2016年,北京一家婦產中心的護士抱着嬰兒。 圖片來源:GREG BAKER/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幾年前仍在實行獨生子女政策時,Cai和她的丈夫為生育第二個孩子借債支付了7,000美元罰款。而面對當地計劃生育部門對她們第三個孩子的更高額罰款,她賣掉了在福建省的服裝店。
她表示:“養這幾個孩子已經夠困難了,我們不知道該怎麼辦。”
當被問到衛計委將有什麼樣的變化以及中國是否打算取消所有的生育限制時,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回答說,將繼續與衛計委進行溝通和聯繫。
計劃生育官員告誡稱,生育政策的改變不宜過大。擔任衛計委副主任的王培安去年對《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表示,中國的基本現實是人口龐大;中國政府一直在以一種漸進、謹慎、現實的方式調整、改進計劃生育政策。
王培安去年在一個新聞發布會上稱,中國不缺勞動力數量,以後科技水平發展了,勞動力數量就更不是問題。
他表示,中國的人口不缺數量,不光現在不缺,未來幾十年,未來100年都不會缺人口數量。
目前尚不清楚王培安在政府機構改革后的職位。對於將來的職能範圍或王培安的工作安排,衛計委並未回應記者的置評請求。
中國的勞動力正在萎縮,人口也在迅速老齡化,儘管這是一個明顯的人口趨勢,但中國卻一直堅持與之相悖的計劃生育政策。根據官方預測,到2050年,中國老年撫養比將由目前的2.8:1達到1.3:1。
人民大學人口學教授顧寶昌等專家認為,無論政府現在採取什麼措施,對於明顯扭轉整體趨勢而言都為時已晚,因為社會觀念的影響太深。郭寶昌稱:“政府應該在2010年以前就徹底放棄生育控制。現在不管採取什麼措施,中國正在步入老齡化時期的趨勢是無法逆轉的。”
人口老齡化會給經濟造成傷害,因為勞動力萎縮會推高工資,而老齡人口增加又對退休金和醫療支出構成更大壓力。未來甚至有可能出現這種情況,增長放緩和勞動力短缺或將導致中國數千萬退休人員老無所養。
人口迅速老齡化是2017年5月穆迪投資者服務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下調中國主權評級的一個主要因素。穆迪曾稱,預計照料老年人將侵蝕家庭儲蓄和國庫,加大政府償還本已高企的債務的壓力,預計今後五年中國潛在經濟增速將放慢至5%左右。中國2017年經濟增長6.9%。
穆迪主權風險分析師Marie Diron說:“中國的情況很有意思、很特別,因為與其他國家相比,中國人口老齡化進程大大提前了。”
面臨勞動人口減少問題的國家往往試圖通過提高退休年齡或依賴移民減輕老齡化影響。新加坡實行自由化的移民政策,給新生兒發放最高1萬新加坡元(約合7,500美元)現金,併為父母提供多種子女健康和教育津貼。雖然新加坡生育率處於1.16的低水平,但人口不斷增長。日本引導身體健康的退休人員重新開始工作,有時還藉助科技彌補老年人在工作方面存在的缺陷。
雖然中國是全球退休年齡最低的國家之一(平均退休年齡55歲),但在面臨激烈反對的情況下,中國政府在逐步提高退休年齡方面行動遲緩。有關官員原本表示將在2017年提出延遲退休方案。但今年3月份“兩會”公布的措施未提延遲退休,而只是表示,新設立的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將积極應對人口老齡化,發展養老行業並進行醫改。
過去的政策變化並沒有改變中國人口老齡化的趨勢,結束獨生子女政策也無濟於事。根據中國國家統計局的數據,在獨生子女政策結束后的第一年即2016年,新出生人口較2015年增長130萬,至1,786萬,增幅不足官方預測值的一半。 專家稱再過10年,中國60歲以上人口將超過美國人口總數。圖為北京一家養老院的老人們。 圖片來源:WU HONG/EPA/SHUTTERSTOCK 2017年的新出生人口放緩至1,723萬人,遠低於官方預計的超過2,000萬人。 對於獨生子女一代來說,一個孩子的觀念已經深入人心。中國的產假政策已經放寬,但一些女性表示休兩次產假會妨礙事業發展。中華全國婦女聯合會(An All-China Women's Federation)的調查显示,在已有一個孩子的受訪者中,53%的受訪者不想要二胎。
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中國問題研究專家Martin Whyte稱,即使沒有生育限制政策,中國的經濟發展也會導致生育率下降。全球其他地方都出現了這種情況:當收入增長時,家庭規模會縮小。
Whyte稱,如果中國現在放棄生育控制政策,中國會認識到其他國家已經得到的教訓,即鼓勵生育比限制生育的難度大得多。
人口數學
對中國領導人來說,人口數學從來都不簡單。在中國共產黨執政初期,毛澤東曾說過,“人多力量大”。
當中共努力建設經濟之際,一些官員開始呼籲控制人口,以幫助中國趕上西方。1980年,鄧小平推出了獨生子女政策,他說:“我們必須這樣做,否則,我們的經濟不能很好地發展,人民的生活也不能提高。”
中國的生育率在1990年代初期降至生育更替水平以下,然後繼續下降。然而,中國政府在2001年將該獨生子女政策寫入法典,通過了《人口與計劃生育法》,以提供一個法律框架。中國政府在2015年12月份修正了該法律,允許一對夫妻生育兩個孩子,但保留了違反生育限制的處罰規定,包括被稱為“社會撫養費”的罰款。
各省市和鄉鎮都有當地的執法人員。通過要求公開相關記錄從地方政府獲得相關信息的律師吳有水估算,50萬計劃生育執法人員在數年時間里收取了數十億美元的生育罰款。
曾負責實施計劃生育政策的一位高級官員表示,儘管政府已意識到需要放鬆控制,但不敢採取力度太大的舉措。他稱,中國的任何政策調整都是漸進的,關鍵是要確保政策的連貫性。
即使是“合法”生育,在很多公立醫院分娩也需要書面證明。公立醫院的護士和管理者表示,因為一些公立醫院要求的生育註冊需要提供結婚證,未婚媽媽無法在這些公立醫院分娩。根據法院記錄,計劃生育官員可以要求法院罰沒違反計劃生育政策人員的儲蓄。此外,政府規定显示,計劃生育政策執行情況在官員政績評定中佔有重要份量。 地方執法
前述青島教授Li Yuanyuan稱,當她拒絕放棄第三個孩子時,所執教的大學指責她只顧自己,不考慮領導的前途、學校的未來和同事的獎金會受到什麼影響。該大學一名發言人對記者以傳真發送的提問未予置評。
在當地教會朋友的幫助下,Li Yuanyuan一家後來搬去了菲律賓,她於去年11月生下了第三胎。
42歲的胡正高去年在回雲南老家時因為計劃生育遇到了麻煩。這位四個孩子的父親在社交媒體上發帖稱,有天晚上當地政府人員來找他,說他違反了計劃生育規定,將他帶走並強制結紮。
他的遭遇在網上引發抗議。雲南省衛計委後來發布通知稱,禁止強行進行計劃生育手術,相關人員的做法是錯誤的。
胡正高證實了其在社交媒體上的發帖,稱不想談論他的遭遇,也不會尋求賠償。一名負責調查該事件的昭通衛計委官員表示,當地已向胡正高道歉;她沒有進一步置評。
不過較富裕的中國人有其他選擇。廣州的博主鄒悅於2016年在加州爾灣生下了她的第三個小孩。在國外生小孩通常意味着可以避免罰款。她表示,寧願將錢花在美國,也不願意支付罰款。 中國3月份實施的黨政機構改革方案取消了國家衛計委的設置,將其職能併入一個新設立的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但並未承諾完全取消生育限制。 圖片來源:NICOLAS ASFOURI/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習近平已暗示,他在考慮解決人口問題。他在2015年表示,中國需要增加新生人口。去年10月份,習近平在十九大報告中略去了通常會提到的計劃生育問題。
中國3月份實施的黨政機構改革方案取消了國家衛計委的設置,將其職能併入一個新設立的部門,這是迄今為止體現習近平擔憂的最強信號。中國要完全取消生育限制可能需要對憲法進行修改。
獨立機構中國與全球化智庫(Center for China and Globalization)的特約高級研究員黃文政稱,他認為習近平對人口問題的看法很明確,習近平更多地是將人口視為一種資源而不是負擔。但黃文政表示,習近平當然不能輕易放棄計劃生育政策,因為這麼做將是對其前任政策的重大改變。中國與全球化智庫總部設在北京;黃文政同時也是一家進行全球投資的對沖基金公司的聯合創始人。
現在居住在美國的中國問題研究人員易富賢認為,中國誇大了人口數量和生育率(即女性一生所生子女人數)。中國官方數據显示的中國女性生育率為1.5左右。他表示,對現有數據的不同解讀表明中國女性的生育率只有1.05。
和全球其它地方一樣,一定程度上受子女養育成本增加的影響,不願生育多個孩子的意願在中國大城市最強烈。上海的情況尤其不平衡,根據上海市政府的數據,該市生育率低,同時大約三分之一的市民年齡超過60歲。與之相比,根據紐約市政府的數據,該市65歲以上人群佔總人口的13%左右。
官方數據显示,中國東北“鐵鏽地帶”省份遼寧省的生育率為0.74。儘管生育率如此之低,遼寧省仍對生育三孩的家庭進行處罰。據法院公開記錄,一些夫婦因生三孩被處以逾人民幣14.5萬元(約合2.3萬美元)的罰款。遼寧省衛計委未回覆記者通過傳真發送的問題。 大連某家庭的三個孩子。這當中最小的孩子自出生起就被母親藏在家中,以避免被罰款。 3月份兩會採取上述舉措后,一些人仍持懷疑態度,比如遼寧省大連市的一位母親,她稱自己生了第三個孩子后一直瞞着,以免罰款。她擔心罰金規模是自己家庭年收入的五倍。
這位母親說,即使兩會後她也不敢聯繫當地政府部門,只是寄希望於生育限制很快放開,這樣她就可以“帶孩子出門享受陽光”。
中國北方城市唐山的一名高中老師孫女士說,在3月中旬時發現自己懷孕數周。她現在已有兩個孩子,分別是16歲和一歲半。她給當地計生部門打電話,詢問兩會採取的措施是否意味着允許生第三胎。
她說,當地計生部門告訴她沒有任何變化。孫女士稱,生第三胎除了要交罰款,還有可能讓她丟掉教師這份體制內工作。
她說,幾天之後,她服藥終止了妊娠。她問道:“他們真的會在今年取消計劃生育規定嗎?誰能明確地告訴我?”
唐山市計生部門的一位發言人在3月份向《華爾街日報》表示,兩會召開后,“我們仍在等待中央政府頒布新政策”,“目前第三胎仍是不允許的。規定就是規定。”


[未上市股票投資達人]
  • 本週未上市股票推薦比賽<未上市達人>出爐:
  • 第一名 家棟 未上市股票:寶德能源 漲幅: 88.11%
  • 第二名 Ray chen 未上市股票:力智電子 漲幅: 85.54%
  • 第三名 無相 未上市股票:康全電訊 漲幅: 80.18%
  • 第四名 更 未上市股票:力晶科技 漲幅: 76.47%
  • 第五名 陳 未上市股票:太電 漲幅: 69.23%